DF337

称呼 DF/鱼 就好。
坐标魔都,在读大学的工科狗。

轨道交通从爱好到专业。作为爱好主攻上海地铁。最喜欢上海地铁4号线&AC05(04A01/奶嘴)列车。对西门子好感度高。

上港球迷,磊吹,王队颜1颜吹。国家队国足&荷兰。国外联赛观望中。
球员rps止于友上恋未满。

中文VOCALOID只听歌不关注同人。本命乐正绫。乐正兄妹调校在练。(木)吉他在练。

拟人爱好者。拟什么见tag。

码字全凭心情。无聊常写随笔。
拍照。魔方。都不精。

藏密中长文三篇

《守望》两部曲http://tieba.baidu.com/p/1647818439(主cp卓吕。本上完结。第一部起笔于2012.04.18,完结于2012.05.20;第二部起笔时间不详,完结于2012.05.31)
《无题》http://tieba.baidu.com/p/1710391166(主cp卓吕,辅cp鹞吕。于2012.07.07开更,2012.08.06完结)
《清》http://tieba.baidu.com/p/2191392558(主cp莫吕。于2013.03.03开更,2013.03.23完结)

凉茶(2014情人节/元宵贺)

卓木强巴看着吕竞男,吕竞男看着窗外。
他们已将这个动作维持了近半小时。
期间没说一句话。
就连大吵一架的夫妻,也鲜能这样冷战。
“你说他们在干吗?”柜台前的服务生好奇地问她的同事。
“别多管闲事。”同事干脆利落地终结了她的八卦。
……
卓木强巴能遇到吕竞男纯属偶然。因为公司的事他来到这里出差,然后在路过这个茶馆时瞥见了熟悉的身影。于是他停下脚步,后退,看清对方后便毫不迟疑地走进茶馆,坐到了她的对面。
但吕竞男却只是在他坐下的一瞬,把头转向了窗外。
之后他们便僵持了近半小时。
“你还好吗?”卓木强巴率先开了腔。他知道,如果自己再不先说点什么,他们就得坐到茶馆关门了。
“还好。你呢?”吕竞男终于转过头,却是盯着茶杯看。...

spy(2014春节贺)

卓木强巴摆弄着无线电报机,将最新的情报发出去。一旁的唐敏正准备着晚餐,见他发完了电报,轻声问:“还算顺利吧?”
“嗯。”卓木强巴按了按太阳穴。最近B派人已经开始怀疑他们中有对方的人了,也不知是哪里出了纰漏,总之得小心为上。
卓木强巴和唐敏是来自A派的卧底,两人也是夫妻,负责将另一位同事收集到的情报发回A派。而所谓的“另一位同事”,其实就是科长身边的秘书吕竞男。卓木强巴一直很佩服这个女人,能让科长长时间保持如此绝对的信任,果然是A派最优秀的卧底啊。
三人合作多年,类似的危机也并非没有出现过。但这一次,B派的动作却格外大,似乎非得揪出一个人不可。而如果真的东窗事发,那么遭殃的必定是自己。他看了看唐敏,小...

2013-14(2014元旦贺)

卓木强巴点击邮箱的发送按钮。元旦放假通知,将在几秒后出现在公司所有员工的邮箱中。
忙了大半年,终于可以歇息一下了。
回到西藏后的卓木强巴做的第一件事便是重振公司。那些欠下的债,他不会忘记还。之前的老员工——包括童方正在内——还是帮了不少忙的。眼看欠款也还了近一半了,卓木强巴预计,再过半年,公司便可开始盈利了。到那个时候,自己就将转手公司退出商界,进行密修,再去找回妹妹。
看似完美的计划,没有什么缺漏之处。但只有卓木强巴知道少了什么。那个人,还没找到呀,还隐在茫茫人海之中呢。
亦或是,已经去了下一世等他?
不,不会的,她身手这么好,当时…一定也出来了…
这段时间卓木强巴动用一切人脉,搜寻一个名叫“吕竞男”的...

河缘(2013圣诞贺)

“嗨,好久不见。”卓木强巴蹲下身抚摸着一头狼的脊背。狼舒服地呼噜了几声,并不像人们想象中的凶恶。这附近的狼,与卓木强巴都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彼此之间亲昵得很。如今卓木强巴已年满18,开始试着去外面闯荡了,也不常来这儿了。
“嗷。”一头狼突然充满敌意地低吼一声。卓木强巴顺着它的目光看去,只见不远处的河边,有一个女孩来打水。女孩看上去15、6岁的样子,鹅蛋脸,乌黑的秀发被随意地盘起来,给人一种干脆利落的感觉。卓木强巴躲在树丛后面看着。他正处血气方刚的少年时期,看到同龄的女孩子总会有些…他感到自己的脸好像烧起来一样。
不得不承认,那个女孩真的很漂亮…
突然女孩朝树丛后看来,娥眉微皱。几头狼更加警惕,有的甚...

影子

卓木强巴知道吕竞男应该也在色拉寺进行密修。他在这里见过吕竞男好多次了,虽然每次都只瞥见个影子。
他没有去主动找过吕竞男,因为他隐约记得吕竞男对他说过,如果他去找她,有可能会置她于不利的境地。所以即使偶然的相遇,他们也没打过招呼,只是向陌生人般擦肩而过。
也不知道她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卓木强巴心想,说实在的,自从离开神庙后就没再正面遇见过她。那个长发飘飘的影子不时在自己眼前闪过,可没有一次,看到那人的脸。
真是奇怪,难道她走路一直低着头么?
“天知道,说不定教官毁容了?”张立作出猜测,随即被卓木强巴白了一眼。“得得,当我没说。你们谁都别告密啊!否则教官揍我了我也把你们供出去。”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飞鸽传书/礼物(2013七夕贺)

【飞鸽传书】
“还有三个月解除禁闭。”吕竞男偷偷在纸上写道。她看了看纸张,似乎还有不少的空余,便又添了一句“七夕快乐。”
也不知道七夕节什么时候成了“中国版情人节”,想到自己小时候更盛行的七夕乞巧,吕竞男不由露齿一笑。她将纸条卷起塞到一旁信鸽脚上绑的竹筒里,拍了拍这位白衣使者:“给强巴少爷送信去,今天你就冒充一下喜鹊吧。”
卓木强巴打开窗户放外面的鸽子进来,鸽子腿上果然绑着个竹筒。他看了看信上的内容,回复:“迟祝七夕快乐。等你回来。”
白鸽飞向蓝天。

【礼物】
“喂,岳阳,今天七夕,准备怎么过?”张立拍了拍正沉迷于福尔摩斯的岳阳。
“该怎么过怎么过。”
“…你不准备搞点什么活动么?…”
“今天是8/13国耻日,...

藏密诗三首

【下世的偶遇】
行路,匆匆,繁华商街。
发尖,轻触,摩踵擦肩。
扭头,回眸,对视一眼。
收目,匆匆,渐行渐远。

【无题】
雨林,雪山,冰寒高原。
大雪,纷飞,寒夜吻别。
毅然,离开,歌声渐远。
我只,愿你,看我一眼。

【那日的誓言,终身的守望】
当父亲将他的愿望
寄托你身上
你义无反顾
童音在大殿里回荡
当你们第一次相见
他恶拳相向
你冷漠应对
眼中却掩不住悲凉
当他们被困在丛林
正生死苍茫
你独闯危地
只带了把小小猎刀
当他将你逼到死角
你忍住慌张
从容地解释
其实心中不住懊恼
当他坠落后又生还
众人喜欲狂
他的脚步声
是被你最先所听到
当雪崩将你们聚集
你被丢一旁
没有了温暖
孤零的你身心俱凉
当他已经病入膏肓
你私授密教
不怕被惩罚
只为他活得更久长
当你为了护他...

远在天涯的守望,近在咫尺的思念

【一】
  密修数年,仍是挥不去记忆中那个天真的笑容,那个矫健的身影。那个笑容,或许还能找到;那个身影,却已永远离自己远去了。
  他这才发现,他最牵挂的,仍是自己的妹妹;但他最想念的,却是她。
  不为什么,只因为自己欠她的,已经太多太多…
【二】
  自从离开了那场梦魇,她已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生活了数年,却仍忘不了那个高大的身影。
  她知道她应该去找他,她知道他一定已是悔恨至极,她知道她一旦出现在他面前他该有多么欣喜。
  但她没有这么做。
  因为她也知道,即使再见,也终会被迫分开。与其让他牵肠挂肚,还不如消失在他的世界…
【三】
  在香巴拉和妻子生活了数年的他,如今已有了家室。他和妻子是令人羡慕的一...

灯谜(2013元宵贺)

正月十五闹元宵,家家户户花灯亮。
卓木强巴独自一人走在街上。由于今天是元宵,家里人才特准他一个人出去。只是,街上的众多花灯,一个都无法引起他的兴趣。
难道是因为三天后就是自己大婚的日子了么?
卓家在城中也是有名的大家族了,然而偏偏这一代只有卓木强巴一个独子,从小便倍受关注,而如今的婚姻大事家人们更是张罗了好几天,那些应酬着实让他喘不过气来。对方唐家千金据说是可爱得很,极讨人喜欢,但当下卓木强巴也提不起兴趣来,只想找个地方安安静静待一会儿。
街上热闹得很,人群似乎都在往前方涌。卓木强巴探头往前看了看,原来前面是每年一度的元宵灯谜。
这元宵灯谜,也算是这个小城过年时的大节目之一。每年都有100个灯谜,但凡是...

情人节(2013情人节贺)

2月14日,情人节。
大小商铺借着这个节日推出各种促销,街道上挂着各式彩灯,装点得很是漂亮。一对对情侣漫步街头,都是一脸甜蜜的样子。
吕竞男独自一人匆匆往家走着。那一对对的人儿让她多少有些羡慕。其实,在很久以前,有那么一个花季少女,也曾憧憬着,憧憬着心中的那个男孩能和自己一起度过这个节日。
虽然这终究是不现实的。吕竞男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卓木强巴这个人。
那时她即将加入密教,并得知自己会成为“强巴少爷”的宿生。而她对他的第一印象,来自于一张小小的照片。只看了那照片一眼,她就对那个男孩产生了好感,并急切地想要认识他——她问:“能和他一起玩吗?”
“不能,我们只能暗中守护。”
在一系列的起誓之后,她正式成...

吕沐田日记

【一】
在我出生不久时,我的亲生父母就把我抛弃了。我自小就是由养母抚养的,虽然现在不是了。
我的母亲姓吕,叫吕竞男,很有女中豪杰的感觉,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她做事很是凌厉。听岳叔叔说,她以前当过特种兵教官,他和张叔叔也曾是她的学生。那个时候,妈妈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
(我想岳叔叔也吃过妈妈的苦头,因为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压得特别低,尽管妈妈当时根本不在附近。而且他还叮嘱我,千万不能说出去。)
但在我眼中,妈妈是很温柔的,而且,让人感觉有种淡淡的哀愁。我们住在西藏,靠妈妈以前当兵所有的津贴过日子。妈妈还认识西藏的一些喇嘛,并且尊称他们为法师。
妈妈会功夫,而且应该是种蛮冷门的功夫,似乎也是和那些法师们学的。...

团圆(2013春节贺)

今天已是除夕,农历年的最后一日,满大街都是浓浓的过年气氛。外面隐隐约约响着鞭炮的声音,透着喜庆。卓木强巴正一个人窝在家里。已是习惯了一个人过年,今年,也不例外。
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卓木强巴心想。他知道她还活着,但他们再也没有过联系。事实上,连长老会,也不知道她的行踪。
而当年队伍中的所有人,除了方新教授,卓木强巴一个都没再见过。
基本都去了。
卓木强巴起身,开始思考年夜饭吃什么。对于独自过年的人来说年夜饭其实和普通晚餐不会有太大区别,但为了遵循传统,多少要稍微丰盛些。
电话很不是时候地响起来了。
是方新教授。
“喂,是强巴拉吗?我是你方教授。先给你拜个年啊,新年快乐!”
“嗯,谢谢教授,也祝教授新年快乐啊!...

依旧

自香巴拉回来后这几年,卓木强巴再没见过吕竞男。据说后者被长老会安排去了远处,所谓很远,很远。卓木强巴质问长老会为何要如此安排,长老会仅仅答复:这是历代传下来的规矩,不能破戒。
这下,彻底没辙了。
卓木强巴心灰意冷地回归了曾经的生活,重振公司,忙忙碌碌,渐渐忘却了那三年的时光。
不是忘了,是不愿再去想。
或许是想开了一点,卓木强巴在生意少一点的时候,也会去各地走走,权当放松罢了。时间就这样一年年流走,在一个乍暖还寒的春天,他来到了杭州。
杭州很美,就如俗话所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在春天这百花争艳的季节,西湖苏堤上的桃花开得正盛,盛得,让他不由自主想到那个如桃花般令人揪心的女子。
挥掉脑海中杂乱...

凤凰涅磐

凤凰涅磐,是为了获得涅磐后的重生。——题记
看着卓木强巴被莫金带出了神庙,吕竞男释怀地笑了:“强巴少爷,对不起,我不能再继续保护你了。往后的路,你得自己走;人活着,得靠自己……”剧烈的疼痛传遍全身,面对着翻滚而来的岩浆,纵使是铁娘子,也无能为力。“强巴少爷,若有来世,我们一定……再见……”
岩浆已流至身旁,左臂上已传来刺心的灼痛感。“我要死了么?……”吕竞男想着,耳边一切清明。或许,一切,都该结束了……
但也不可能就这么结束……
一周过后,吕竞男苏醒过来。对于她来说,这着实是一个奇迹。然而她很快发现事实并没有那么简单。自己正处在一个极其陌生的地方:不是住宅,不是医院,也不是什么牢狱,而是……一间...

正是江南好风景

【卓木强巴篇】
从香巴拉回来的那天,我去了色拉寺,向长老们讲述了在香巴拉的经历,并把亚拉法师给我的两本经书交给了他们。回到家后,我哭了,我无法忘记她,但是……我再也见不到她了……
我最终没有去进行密修,而是像以前一样继续经商。我与童方正合并了公司,又开始了忙碌的生活。只不过,我喜欢上了旅游,常会在一年里抽出一些时间去各地游玩。
那一次,我去了苏州。正值暮春时节,落花满地。我走在园林小径上,欣赏着两边的花木。忽然,背后传来一支熟悉的旋律,若有若无。我下意识地回头去看,天哪,是她!
她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顿了顿,转身往反方向走去。她似乎有什么事瞒着我,但是,唉,有些事,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然而我也...

离·逝

“或许,这就是宿命吧……”卓木强巴淡淡地自嘲。在解决了公司的问题和队友的后事之后,他的脚还是在不知不觉中把他带到了一座寺庙前。他迟疑了一下,敲开了门。
一位长老打开了门:“是强巴少爷吗?请进,请进!”
在长老的带领下,卓木强巴走进了一间禅房。禅房中,坐着丹珠法师。“强巴少爷,这次香巴拉之行,还算顺利吗?”
卓木强巴喉头一梗。顺利?!什么叫顺利?!自己的队友就在自己的面前一个个倒下了,就连竞男也……他强忍住泪水,将他们在香巴拉一一道来。
丹珠法师仔细地听着,尽管这些内容,他已经听过一遍了。然而在卓木强巴讲其中一段时,丹珠法师的眼睛不经意间跳了一下。因为他知道,其实那个人,还活着……

一个月前……
夜已深了,...

©DF3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