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337

称呼 DF/鱼 就好。
坐标魔都,在读大学的工科狗。

轨道交通从爱好到专业。作为爱好主攻上海地铁。最喜欢上海地铁4号线&AC05(04A01/奶嘴)列车。对西门子好感度高。

上港球迷,磊吹,王队颜1颜吹。国家队国足&荷兰。国外联赛观望中。
球员rps止于友上恋未满。

中文VOCALOID只听歌不关注同人。本命乐正绫和徵羽摩柯。调校在练。

拟人爱好者。拟什么见tag。

码字全凭心情。无聊常写随笔。
拍照。古筝。魔方。都不精。

【Xer】春日游记/Traveller

#这也许是一件真我真事

昨天知道了一件让我非常惊讶的事:我们班主任对学生的请假批得很松。这原先主要是由于我们班有三分之一的不参加国内高考的出国党,他们经常要离开学校办他们出国的事情。但我没想到我们这帮子高考狗与他们也是同等待遇——只需一张假条,一个(经常是仿签的)家长签名,你就可以毫无阻拦地离开学校了。
告诉我这事的是我一个经常这么干的朋友,但却是我开口打听的。很奇怪,我不知道我为什么突然想打听这个,将近12年我一直都是一个好学生,不爱甚至有些厌恶动这类歪脑筋,但是那会我看到她又请假回家啦——还是不由地会羡慕吗?而且,她翘了那么多课,成绩却一直比我好不少。哎,看那些上课睡觉的不写作业的打游戏的谈恋爱的,一个个成绩都比我好……
我近来确实对这样的状况颇有意见,而也确实有些想逃。想逃,逃离这没有给我回报的乖巧,逃离这只让我日趋低落的令人窒息之境。

虽然我的性格——那使我一向循规蹈矩的部分原因——本不允许我这么做。
但在刚刚,我制出了一张假条。
我把它交给了班主任。
我获得了出门条。
这个伟大的中午,我来到了校门口,将出门条示予门卫。伸缩门“哐哐哐”打开了,我走出去,带着胜利的快感回头看了一眼高大逼人但已经被隔于校门之后的教学楼。
我自由啦!
……呃,可是,我该做什么呢?
我的策划只到离开学校为止,至于接下来要往哪去则完全没想过。首先否定掉的是回家,因为我平时到家要比父母晚,突然早早回家显得奇怪。随后我有了去图书馆写作业的打算,这样今晚好早点睡觉,而且我还是在学习的——不过换了种方式。但猛然地我又否决了这个方案,哦,去他的学习,我就不能逃得更彻底一点吗?我要放飞自我——
然而对于一只被圈养了太久的鹰来说,即使它有了冲天的意识,一时也难得正确挥动翅膀的要领。我一路走一路想直到晃进了地铁站,最终所做的决定是:先解决了午饭问题再说吧。餐馆倒无需思索,地铁站里有家肯德基,而且之前我有一次见同学买了一份小食拼盘,心心念念很久了,今天有机会当然要去拔个草。但是点餐时服务员告诉我这里并不卖小食拼盘……哎,真是伤心。最后还是点了万年不变的香辣鸡腿堡——是叫这名字吗?我有一阵子经常吃麦当劳时永远都点麦辣鸡腿堡,后来到了肯德基也点麦辣鸡腿堡,收银小哥都憋不住笑了。但我还是不太清楚肯德基的麦辣鸡腿堡到底该叫什么,好像是叫香辣鸡腿堡吧,好像是。
在肯德基待了一个多小时,吃吃东西看看手机,吃完后再赖了一会才离开。食物的力量是强大的,我不再多想了,哎呀,走哪算哪嘛!本着这样的精神,我直接刷卡进了地铁站收费区,下到站台,内圈方向先来了车,就跳上去了。上了车,才稍稍考虑了一下下一步:如果到了虹桥路站还没有什么好的主意,就在那站下车换乘10号线去上图自习;如果有么,就按想的做。
后来我有想法了,便在虹桥路后再乘了两站到了中山公园。中山公园一带算是长宁最老牌的商业区,身为一名土生土长的长宁人,我对这里再熟悉不过了。龙之梦、书城……即使搬了家以后离徐家汇更近了些,这几爿店我仍时常会来。但有一个地方我却有很多年没有去了,那就是中山公园本身。大概是我本就已告别了去公园玩的年纪。但我现在突然很想去中山公园,纵然我甚至已经成年了,成年了都有一个多月。
到站以后我就把耳机里的音乐换成了Jessfield Park。这首以中山公园的旧名命名的曲子,是整个The Shanghai Restoration Project里我最不理解的也相对不太喜欢的。这首歌的歌词特别负能,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要给我的中山公园配上这样的歌词。我这会选择听这首纯粹是为了应景。歌词在咿咿呀呀地咒骂:
Gotta get up get out
Gotta get up get out of here
Gotta get up get out
Gotta get up get out here
I work so hard
I work so hard at it
Im workin so hard
So so damn hard
……
我一直单曲循环了很久。
中山公园还是那个样子,大门前的空地上零零星星有几个地摊。走入公园,孩子的喧闹声立刻传入耳中,许多与我一样穿着校服,但他们是光明正大地来春游,不像我……是来悄悄地补上今年可能会缺失的春游?下意识地,我先往左手边去了,一眼就看到了充气城堡——小时候我来中山公园时第一个要去玩的项目。但是我现在不能再上去了。我走过充气城堡时,在旁边站了一会。充气城堡是隔一段时间就要换的,这个城堡决不是我玩过的任何一个了,但那种塑料的气味依然没有变。我对气味、声音、还有其他一些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天生敏感。现在我感到一切都像十年前,只是缺了想爬上去蹦跳的欲望。
说起不能再玩的游乐设施,还有一个是室内馆里的某个有点像勇敢者道路的东西。室内馆同样在前头,充气城堡的左边,里面还有不能以年龄为由限制我的沙画和烘烤画。我有点想去玩玩那些,但想起这些东西画完了怎么带回家又是个问题。这次旅行最好不要留下任何痕迹。
再往前应该还有一些别的游乐设施,都可以玩,都有点想玩,但纷纷生了没有钱买票等各种阻碍。哎,我终于争取到的自由,到头来还是这么不自由!有些失落地来到了公园里的大草坪,站在边缘处看小孩子们铺了塑料桌布、分零食、追逐打闹、把玩在小卖部买的玩具、放风筝……诶,等等,也许我能放个风筝?它会被天空带走不再回来,而且也不算很贵。
我立刻找到小卖部买了个最便宜的风筝,然后开始在草坪上奔跑。听妈妈说过,风筝要放掉,这样就放掉烦恼了。我不是很擅长放这个,落下来了好几次,才终于飞高了。风筝飞到一定高度后,接下来基本就是放线。然而放了很久很久,线依旧没有到尽头的现象,我有些不耐烦了,而且此时风静了许多,线不再崩得那么直,我实在担心好不容易放上天的风筝要掉下来。我摸出餐包里备用的小刀,想割断风筝线,但刀刃上隐隐的锈红色让我莫名很不安,最终没有用,一边小跑着尽力拉直线一边侧身从书包里拿出笔袋找到里头我更常用的那把裁纸刀——真是一系列高难度动作。正当我准备停当要割线,突然一阵大风起,手里的线圈转得飞快,咻得一轻,风筝自己离开了。我呆呆地看着它飞远,两三秒后才反应过来,于是失笑,为自己方才的一番折腾,最终却被证明没有必要。
放风筝还是很费体力的,尤其我还背了个书包——昨天把一些东西从书包里拿出来了的我真是机智。在等体力值恢复的时间里,我就直接坐在了草坪上看别人玩闹。刚跑来这的时候我也旁观了一阵,但那会我多是被排斥在热闹之外的失落感,刚刚也混在其中玩了一阵后,倒能“乐其乐”了。
休息够了以后,我也无心再玩什么别的东西,只想在公园里逛逛。现在是春天,春天永远是个拍照的好季节,而且中山公园里的花比学校里那些已经被我拍了无数遍的花要多多啦!我就一路走一路拍,也不论好坏,觉着有点意思的就照下来。除了拍花还有蹲在河边看鱼,我喜欢鱼,挺爱看它们在水里从这游到那再从那游到这,可以盯很久x
哎,几点了呀?
应该已经差不多到四点半了吧。我还可以再在这里待个半小时一个钟头,差不多就要回家了。唔,继续转转吗?但是这次旅行已经耗了好多精力,突然不想再继续想啦。
那么接下来的时间就找个地方坐下吧,放空一会。要不把作业拿出来写一点?……呃,刷几局扫雷也行嘛……?

这也许是我能想到的最趋于完美的旅行。
但等到晚上回家以后,我还是得写作业,还是会写到很晚也写不完。一切将归于平常,而这一场除了意义便没有意义的旅行在我的刻意下不会留下一丝痕迹。
我又难以记起我当初想这么做的原因为何。纵然乖巧的背后藏着乖戾的灵魂,一次如此渺小的或逃避或抗争究竟有什么用处呢?即使来个千千万万次,我也无法真正逃脱或者颠覆这个世界吧。
况且我连这样一次渺小的逃避也难以真正做到,因为我的性格本不允许我这么做。我实在做不到炮制一张假条。
不过若我从窗台出发,成全我的灵魂独自挣脱沉重的枷锁去赴那场旅行,那么,我也就不需要什么假条。

#祝大家愚人节快乐!

评论(3)

©DF3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