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337

称呼 DF/鱼 就好。
坐标魔都,在读大学的工科狗。

轨道交通从爱好到专业。作为爱好主攻上海地铁。最喜欢上海地铁4号线&AC05(04A01/奶嘴)列车。

上港球迷,磊吹,王队颜1颜吹。国家队国足&荷兰。国外联赛观望中。
球员rps止于友上恋未满。

中文VOCALOID只听歌不关注同人。本命乐正绫。乐正兄妹调校在练。(木)吉他在练。

拟人爱好者。拟什么见tag。

码字全凭心情。随笔爱好者。
拍照。魔方。都不精。

【Xer】梦里人/Encounter

〔一〕
我最近频繁地做一个梦。
梦里,我处在一间似是教室的大房间中,教室的窗帘始终拉上,看不出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我独自一人坐在角落,趴在桌上写一些大概是习题的东西。从来别人没有出现过,只有不停地在写写写的我。怎么好像永远也写不完呢?……
每次从这个梦中醒来,我的心情总有些压抑。我不知道这压抑从何而来,面对无休止的战争,梦中的这般平静明明该是我很向往的。难道是因为太安静了吗?听惯了震天的枪炮声,这无声的环境确实使我有些不适应。是声音的缺失让我老是有种迷路的感觉吧。
我跟我最要好的战友阿梨讲了这个梦,她却只笑我是不是把什么书看多了。我最近是搞到了本小说在偷偷地看,可那是本爱情小说哎,我这个梦哪里像是会有爱情的样子啦。我反驳她说,这跟那本小说应该没啥关系,但她似乎对这个话题没有兴趣,我也只好作罢了。

〔二〕
在日间的闲暇时候,我试着推测了一下这个梦的由来。我没有见过像梦中那样的教室,那教室是多么整洁干净,我见过的教室可都要简陋多了。我应该也没有过像那样一个人独处一室的经历,读书、习军,都是很严格的集体生活,哪能独自滞留在一个房间里。……所以我为什么会梦到那样一个场景呢?
另外,我也有些怀疑,梦里的那个“我”,究竟是不是我。努力回想了一下,我好像看到过那个“我”的全身,就像身处一切之外的旁观者,但更多的时候,我似乎正是那个在写个不停的女孩。我是把自己代入了那个女孩么?可那个女孩是谁?虽然关于她的模样我几乎一点也描述不出来,我却肯定我不曾遇到过一个那样的人。我为什么会梦见她呢?
阿梨说我是小说看多了,于是我往那方面想了想,似乎还真能找到一点联系。那本小说的背景和现在完全不一样,书里的世界是不打仗的,该像梦中那般平静;和我同样年纪的人还在学校里读书,好像是会有不少习题要做。但是,梦里那些习题好像永远也写不完,小说里的人却很有时间谈恋爱。
哎,梦里的姑娘啊,你为什么总在写习题呢?你不倦么?每天每天都在写……我是倦了天天举着枪一排排子弹地打,但我是没办法呀。……可你不谈恋爱么?……

〔三〕
最近几晚睡得不太好。在暗处解决到附近的几个敌人后,我躲进一个空屋。靠坐着墙稍作休息,我的眼皮止不住打架。
……
我眨巴着眼睛看眼前的习题。习题边附了张图,画的是一个扁扁的圆,上面还有些线,我读题目,好像要让我算这些线的长度。
这是什么玩意?我学过科学,但科学绝没教过这种东西。我们学过怎么算子弹的飞行路径、投掷榴弹的抛出角度,可这个什么都不是的扁圆,我要知道它的什么呢?我为什么要算这个啊?……
我觉得好困,干脆放下了笔,想先趴在桌上睡一觉。
意识逐渐模糊,恍惚间,我似乎看到自己睡得安详。
等等,等等……现在不是睡觉的时候啊!
我猛地惊醒。竟然在战场上睡着,太不应该。好在似乎还没有人闯入我藏身的空屋。我缓缓站起,仍靠着墙。我的头非常晕。最近降温了,我在想刚刚睡着时自己有没有受凉。
一边等待身体状态恢复,我又不禁回味刚刚梦到的东西。那道奇怪的题目我虽有印象,但已经很模糊了,眼前更清晰地浮现出的是另一个画面:“我”——梦里的那个女孩,缩在偌大教室一角的一张小桌上,枕着自己的胳膊,浅浅地睡。教室空空荡荡,刺目的日光灯罩着她。
我有些觉得,这个梦之所以常带给我那种难受的感觉,不只是因为它的无声。
先别想这些有的没的了,休息够了就该出去了。我举目观察周围,入眼的是徒有四壁和尘埃的泥土房。远处的炮火声震着我的鼓膜。我突然觉着鼻子有点酸,赶紧捂住口鼻,但大概是太紧张,喷嚏完全没有打出来。
不会真的受凉了吧……
我竟想起,那个女孩,好像才穿了件衬衣,这样睡着会不会受凉呢?该给她披件外套呀。……

〔四〕
暂时停战了,终于可以喘息一阵。停战的第一天我回到寝室倒头就睡,一觉无梦,睡得很舒服。第二天休息的时候我把那本小说又拿出来翻,回看我最喜欢的,男主和女主互相告白的那段。我想了想自己的将来,等到了21岁,我也许能有机会调到后勤去,不用再待在前线了。到那时,我应该也会有谈恋爱的机会。说不定,战争会在这之前结束——说不定呢,说不定呢,一切皆有可能的吧。
第三天的晚上我做了个不错的梦,我梦见我坐在一个池塘边的石椅上,旁边伴着一个很大的包。我手里握一把石子,一颗一颗往水里丢。我似乎能,我也想,像这样一直下去。不知过了多久,我还是醒了。心里有点失落,但更多还是满足——满足于什么呢?我不知道。不过这好像是近来最让我舒心的一个梦了。
醒来后的早上便是战斗重新开始的时候。哎,好日子总是这样短暂啊!不过,许是休息够了,今天的我出发时还挺高兴——就像昨晚梦里我手中握着的石子一样,这样的日子是在越来越少呢!

〔五〕
我最近频繁地做一个梦。
梦里,我似乎是在一个战场上,视野里充斥着火与血混杂的红色,浓得近乎于黑。我端着机枪在街巷间射击着,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与不绝的炮声一起回荡在耳边。明明是地狱般的景象,我却好像不怎么惧怕,像一个机器人般,麻木地看着眼前一团团的火红、血红。
每次从这个梦中醒来,我都会有些轻微的头痛。子弹在我的脑内飞来飞去,要好一会才能完全停下。真难过。我一向厌恶战争,而这个梦更带给我一种永无止境的绝望。
怎么会梦到这些的呢?……
……
我又一次梦见自己在纷飞战火之中了。我躲在一间平房里,伏击所有试图靠近我的人。
本是像往常一样的。然而,在某一瞬间,有什么意外突然发生。先前我的精神有些放松,这一下慌了手脚,竟犯了致命的错误。伴随着空前的恐惧,我眼睁睁看着两颗子弹朝我的头部飞来。
耳边传来急促的铃铛声,一点点侵蚀了我的意识。
我醒了。闹钟正响个不停。
心脏蹦得剧烈,我不得不深呼吸几次让它尽快平静。稍稍定神后,我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下了床。我还得写会作业。昨天午自习时,我不知怎的,竟逃出教室到小池塘边打了一中午的水漂。也许,也许我当时觉得好累,实在不想再闷在教室里了吧。
但是现在得把这一中午的逃避补出来了。
那个梦仍些许残余在脑中,我不敢多想,也没有时间。只是一个梦。我告诉自己,已经醒啦,怕什么呢。
况且——我不知我怎么产生了这样的想法——梦里的那个我,也不用再举起那把从不该被她拿起的机枪了。

评论(1)

©DF3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