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337

称呼 DF/鱼 就好。
坐标魔都,在读大学的工科狗。

轨道交通从爱好到专业。作为爱好主攻上海地铁。最喜欢上海地铁4号线&AC05(04A01/奶嘴)列车。对西门子好感度高。

上港球迷,磊吹,王队颜1颜吹。国家队国足&荷兰。国外联赛观望中。
球员rps止于友上恋未满。

中文VOCALOID只听歌不关注同人。本命乐正绫。乐正兄妹调校在练。(木)吉他在练。

拟人爱好者。拟什么见tag。

码字全凭心情。无聊常写随笔。
拍照。魔方。都不精。

秋日随想

我不知道现在还算不算是秋天,看在最高温还有十几度的份上,算它是吧。哦,本想取题叫 秋日小记 ,以后争取四季都来点“小记”。但不知为何又觉得“小记”仿佛已经是“春日”的专属搭配了,不想再将它配给秋天。于是它最终名叫秋日随想了。
写这篇也没什么特别的起因,行在路上看到枯败的法梧,有了些想法甚至想写下来——我经常是这样的。
我呢,是个不怎么怕热,而十分怕冷的人。加上一些别的原因,我对秋冬季除了“不喜欢”,还颇有一些畏惧。当寒风吹起来的时候,我总觉得自己的生命之火要被吹灭。哎,于是当我看到树枝上一串串蜷曲的枯叶时,我实在有些悚然。我很怕死,怕得不得了,尽管我没有什么“好不容易从鬼门关逃了出来”的经历,但我就是怕——因为另一个很长的故事了。
这样一来,这些法梧叶突然就显得可憎,尽管我从前很喜欢法梧落叶铺满地面的感觉,但此时却十分希望法梧是常青的。大概是地上的落叶比较稀疏,反而不好看了吧。这时我念起了银杏,这另一种我十分喜欢的树。相比法梧,银杏的秋衰相对比较赏心悦目,它的叶子至落也是金黄的,不见枯色,而且也不会卷得那么厉害。不过呢,昨天傍晚,也许是日光斜照的关系,我去看学校里的银杏时,也感到它们为秋所变衰了——它们仍是金黄,却太有落日余晖之感。
往年秋日两大期待:法梧的落叶、银杏的金黄,就这样在两天里都被我腻味了……不过这并非没有一点征兆。先前一度喜欢青黄的银杏,已经觉着它们比纯金黄时更好看了,如今更像是确认了金黄的银杏已被我看腻。说起来在初秋的某一天,我发现微微转黄的树其实都挺好看的,还拍了挺多照。然而现在它们纷纷要完全地枯黄了。
而法梧的落叶,上周六我倒还欣赏过它们。那天下雨,风刮落了不少叶子,也没有被及时扫掉,遍布路面。由于被雨打湿,叶子都展平了贴在路面上,看上去好像仍是鲜活的。是卷是平,对观感影响很大。今天所见落叶,虽多干枯了,仍宽平的叶子总比枯卷了的好看许多,不少路人还拣起拍照。那些连在枝上的没卷起的叶子许是由于生命的缘故当然更加好看。倒是那些缀在枝头却已蜷曲了的,其样貌实比落在地上的卷叶还不可原谅。或许可以称它们为树叶界的行尸走肉。

评论(1)

热度(1)

©DF3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