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337@Lown Town

DF🐟的文段随笔存档堆积处。
在这里你会看到:
※以 (上海)轨交拟/(上海)区拟/省城拟/(中超)球队拟/学科拟 等为主的文段
※扯淡的人生感悟
※莫名其妙的原创小短文
另埋藏了一些黑历史,具体相关请看tag。现今会有的新内容请以上方几条为准。

你会在这里遇到一个名叫DF/鱼的小姑娘。除了码字,她还喜欢地铁,喜欢拍照,看一点足球,听一点VC,玩一点魔方——都不算很精通,只是喜欢着,也希望遇到同样喜欢这些的同好。

请多关照。

我的面前放了一个汽水瓶

我的面前放了一个半满的汽水瓶。我旋转瓶身,找到一个气泡,盯着看。

汽水瓶里的气泡,即使你不动它,也不会永远地待在那里。气泡有它的一生。它会从一片液体中突然以一个很小很小的点的模样诞生,随后渐渐变大,长到了一定大小,终于会挪动一下,再先慢慢上浮一段,之后很快地窜上水面,在与空气抗争了一会以后,最终破裂了回归虚无。而一般来说,在离这个气泡不远的地方,一定将有一个新的气泡诞生……这是一个迷人的过程,一种好似生命的周期在你面前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气泡升起时,当开始了其一生中最辉煌的时候。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一个气泡的上升。被别的气泡阻挡,它会将对方绕过、吞并或是顶着一起浮上水面;在瓶壁上遇到了不平滑的地方,它只会减速,但绝不停止向上之路;即使遇到了能彻底拖住它的沟壑(瓶壁上的纹路之类),它也不会放弃,它会再膨胀一些,以换取更大的浮力——你看它都把自己给拉长了,那是它卯足了劲要挣脱、要跃上水面啊!

但跃上水面的气泡面临的是破灭。想它从一个小点一点点蓄到肉眼难以忽略的大小,只为一次绝唱般的腾飞。我有时还挺羡慕这种轰轰烈烈的死亡的,在辉煌中陨落,也是在辉煌中永生。当然如秋叶般静美的死也很好。啊,这是另一个课题了。

转念又想,气泡真的死去了吗?它本是气,因在水中,才呈现泡的姿态。作为气泡的它其实很憋屈,它应该与水面上的空气融为一体啊!所以它要努力长大,不懈上浮,它是要回去啊,回到属于自己的空间去。

等到瓶盖被拧开,瓶中的“气”们,还要逸入更广袤的天地。

我轻拧瓶盖,听它们争先恐后的“滋滋”声。

我的面前放了一个没开过盖的汽水瓶。许是先前抖动了几下,瓶壁上已经布满了气泡。

我盯着它们。那么多气泡,会一一长大腾飞吗?

……没有。都保持了不变的姿态【

大概是瓶内气压太大了,长不开了。于是我拧开瓶盖。

一瞬间,气体大量逸出。真美。

一阵白茫茫后,终于又出现了我想看的有生命的气泡。因为是新开的汽水,气泡还挺多的,几乎每一秒都会有气泡迎来腾飞。我还发现了一样新事物,那是一串小气泡,源源不断地从某点冒出,仿佛那里有一根输气管似的。也不清楚是什么原理……总之看起来很神奇。

于是我突然又有了一个想法。其实气泡并不是“个体”,说不定那是一辆辆巴士,载满出发的那种。足够的气充入后,就载着它们一起升上水面。那那串小气泡,会不会是一些散客呢?……很可能哦。

过了一段时间,气泡就不那么多了。这时我在瓶壁上发现了三个离得较近、大小较相似的气泡,它们看上去能一起升起——真是有缘。我把它们当作了我的新观察对象。很快我发现了另一件奇妙的事,那便是这三个快升起的气泡下面,都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新气泡!我继续盯着这三个小气泡,它们长大以后,也有了新的小气泡在它们的下方诞生……真是太神奇了!这算不算传承?它们会这样一代代的,一直传下去吗?

当然咯,如果套用巴士说,那么这里大概是三个载客点,大家都从这里上车。不过我还是更喜欢“传承”的假设。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看着这三个气泡。我看着它们的成长渐渐有了先后——最左边的总是长得最快、最右边的次之,当中的最慢。慢慢地,当中间的那个上浮时,最左的小气泡都有了小气泡;又过了一阵,最左与当中已经有了“一代”的差距,最左的甚至比当中的还大了——这让我想起我一位比我小两岁的舅舅,看来在气泡界,也会出现这种奇妙的辈份错位呢。

后来发生了一些事,使我暂停了对气泡的观察。再看向汽水瓶时,我发现最右边竟已没有气泡了——诶,什么时候没有了呢?难道某一个气泡没有带出下一个小气泡?我不知道了,只知道右边这一“支”已经“绝种”,大概也难再有气泡出现了。我看向剩下的两个气泡,它们还很好。它们知道当初的三个“气泡家族”中已经有一个消亡了吗?也许知道吧。不过,再过个几代,它们大概也不会记得这里曾有第三个家族存在过了……

它们也没有多传几代,因为我口渴了,得喝一口汽水。于是所有原有的气泡几乎都经历了一场劫难。等我再放下瓶子时,那些被我注意到过的气泡多已经寻不见了。

但还有气泡,不乏许多新人。汽水中总是会有气泡的。只要汽水不尽,它们就会继续演绎属于气泡的生命故事。


评论(3)

热度(1)

©DF337@Lown Tow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