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337

称呼 DF/鱼 就好。
坐标魔都,在读大学的工科狗。

轨道交通从爱好到专业。作为爱好主攻上海地铁。最喜欢上海地铁4号线&AC05(04A01/奶嘴)列车。对西门子好感度高。

上港球迷,磊吹,王队颜1颜吹。国家队国足&荷兰。国外联赛观望中。
球员rps止于友上恋未满。

中文VOCALOID只听歌不关注同人。本命乐正绫。乐正兄妹调校在练。(木)吉他在练。

拟人爱好者。拟什么见tag。

码字全凭心情。无聊常写随笔。
拍照。魔方。都不精。

春日小记

我终于要承认春天是个美好的季节,至少对于我的“写”来说。我第三次欲在这个季节里写点什么,我想,这应该不全是巧合。
今年上海入春格外早,年十五后不很久,日均气温就连续数天达到了十几度。虽然马上就来了冷空气,最低气温都降到了零下,但这两天复又热了——最高气温甚至飙过了20°C。也不知在春姑娘这般的折腾下,上海在气象意义上究竟入春了没有,这里先姑且认为春天已至了吧——这两天都好热了,周五在学校里的一整天,冬季校服外套都没穿在身上过……
然而我之所以认为“春天已至”,决不会只是因为气温的升高。法国梧桐纷飞的絮可以算一个理由,但干枯的枝条又几乎抵消了飞絮带来的春意。那我为什么会有“春天来了”的感觉呢?哎,说来或许有些玄乎——我感受到了“春天的气息”。
我曾常能感受到“夏天的气息”,那不是一种能用什么词语来形容的东西,因为它不是每个夏日都有,还可能会随着时间变化,但你一感受到它,就会知道它属于那个名叫“夏天”的美好季节。而且即使不在夏天,这种气息也能从回忆里被勾出来,带着丝丝暑意,仿佛夏天不曾离去。然而这般美好的物事,我却已很久没能拥有。因此当如今的我再次感受到这类气息时,我真是非常惊喜——况且这一次,它是属于春天的。它带来春天最明显的特征:新生与希望。
是了,新生与希望,这两个词语,正光临我的生活。
礼拜四包子感冒发烧,大半天没来学校。这本来应该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体,但不知为何,我竟格外上心,又是发短信问她怎么了,又是在中午球赛赢了后给她报喜。整整一天,我都感到无趣、难熬,仿佛缺了什么似的。而当她下午放学后跑来学校拿作业时,我只想拥抱她了。
这是对一个“朋友”的在意。
这个发现让我惊讶。我本已对在高中找到一个“朋友”这件事不抱希望,甚至有些拒绝,却终于还是遇到了。我终究不能绝对地控制感情,我的执念终究败给了我对美好的渴望。虽然这一天来得早了些,我的心情也因此有些复杂,但终归是好事吧——该来的总会来,该走的终要走,我决定不了,我也很庆幸我不能决定。
礼拜五又是很灿烂的一天。早上,我交出了前些天让我烦躁无比的化学同步学典(虽然是抄答案抄完的【),压在身上的作业债一下子轻了很多;包子来学校了,虽然给她卖安利再次失败,但有人可以聊天,真是再好不过的事体;前一天的数学周爽考了个不错的成绩;中午背掉了廉蔺注释,虽然是划水……美中不足的是下午包子借着做课题提早回家了,于是后两节课的迎春长跑,操场上便是我独自一人(也不知道班里别的同学都在哪里),在欢呼鼓劲的人群中晃荡。若是在两个月前,我很可能会感伤,悲哀于这喧哗的人群中,竟没有属于我的位置。但是这一次我没有,我只是歇在阴凉处单纯地旁观着大家,在看到自班同学时毫无用处地鼓鼓掌,一会儿又蹦跳着沐浴在暖阳下,嗅着风中的春天。人群中没有我的位置,那就没有吧!至少这个校园里有我啊——我以校园为家!
家?!这种归属感,似乎……
我又一次发觉我开始慢慢脱出了。过去正在重演,美好正在再次被拥有,就在这春天——这新生的季节!
或许季节是真的能影响心情的。正是在刚刚过去的秋冬季,阴霾突然爆发,几乎要将我吞噬。而当春天终于到来,阴霾虽还时常来袭,但希望,许久不见的希望,很快又会隐约出现在前方。
春已临,夏将至。
在这新生的时节,到处都有希望。


2016.03.04~2016.03.05

评论(1)

热度(2)

©DF3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