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337@Lown Town

DF🐟的文段随笔存档堆积处。
在这里你会看到:
※以 (上海)轨交拟/(上海)区拟/省城拟/(中超)球队拟/学科拟 等为主的文段
※扯淡的人生感悟
※莫名其妙的原创小短文
另埋藏了一些黑历史,具体相关请看tag。现今会有的新内容请以上方几条为准。

你会在这里遇到一个名叫DF/鱼的小姑娘。除了码字,她还喜欢地铁,喜欢拍照,看一点足球,听一点VC,玩一点魔方——都不算很精通,只是喜欢着,也希望遇到同样喜欢这些的同好。

请多关照。

观车有感

自从某天我错过了一次拍34在轨道上并行的照片的机会以后,我就养成了每天放学下车后在站台上看一会车的习惯。准确地说,一开始是为了再试着拍那样的一张照片,但随着夜的加长、iPhone相机像素随着光线不够越来越不给力之后,我在站台上的逗留,就单纯变成了看,间或拍几张照。
在大部分人看来,这应该是个很无聊的举动。不过比起我暑假期间在地铁上的大浪,看几分钟的车似乎显得不很过分了。尤其当看过几次后,我倒觉得,每天花几分钟撑在屏蔽门栏杆上看着3种不同的车辆来来往往,却是对我一整天略疲惫的学校生活的最好放松。我喜欢地铁,最喜欢的就是4号线,新近又对34新车连带3号线略感兴趣,有什么能比每天这样看一会喜爱的东西更棒的消遣呢?所以看一会就看一会嘛,几分钟的事,也没啥大碍的——虽然几分钟也的确可以做好几道题目,但人总不该把时间全花在刷题上面。(觉得自己好无耻,我分明都把时间花在了浪上面x)
当然我看车时也不单纯看车,至少,不是单纯在看来的是几号线。我最喜欢看着远处的灯光猜车,特别亮的橙黄是黄鱼,略浅的橙黄是奶嘴,亮得刺眼的白则是包公;如果列车头上有一块红,那便是奶嘴的“工人先锋号”。由于对这些列车已经很了解了,我一般不会猜错。另外能让我感到愉悦的就是对新车的盼。虽然新车我已乘过多次——而且我并不介意说我已经有些乘腻,但是毕竟新车数量稀少,而人大概总有种“物以稀为贵”的思想,所以“碰”上一辆新车,也无需去乘坐它,就已是一种很开心的事了。我是不是太容易开心了呢?嘛,这应该是一件好事吧。
在除了等来车的时段之外,可看的东西也有很多。比如看一看列车号,打量一下车的内饰外饰,观察车门(通过这几天的看车我终于搞清了塞拉门是什么样子),看驾驶员如何按一个按钮关上车厢门、与站台上挥旗子的人互打信号、进驾驶室、最后将车开走。然后再目送列车离开,看着它们的尾灯越来越远,直至看不见,却又在几秒之后,在远处的轨道上闪烁了一下……今天我回家偏晚了,又值夜更长了些,车灯便更显眼。于是我发现了黄鱼、奶嘴的尾灯同包公一样都是红色。奶嘴的尾灯最亮,包公其次,黄鱼的却比较暗,几乎不发光的样子。
在站台上看车之时,我的心也在一阵阵碾轨声中平静下来。看着两条不同的线路三种不同的车型在轨道上相遇、相离,如常地驶进再驶出站台,我便为它们感到幸福;看着熟悉的灯光在远处亮起,再渐渐驶近,我便替它们感到回家的感觉;看着红光渐渐远去,我便为再次出发的它们祝福。作为轨交拟爱好者,列车在我的心目中是有着生命的,就算那一刻我不会刻意将它们拟人,但我却在潜意识里把它们当作一个个有着情感的生命体,并自说自话地替它们感受着。它们也很“配合”地为我演绎了最平凡的情感。我真的很快乐。我希望它们也快乐。
愿岁月静好。

2015.09.14

评论(1)

©DF337@Lown Tow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