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337

称呼 DF/鱼 就好。
坐标魔都,在读大学的工科狗。

轨道交通从爱好到专业。作为爱好主攻上海地铁。最喜欢上海地铁4号线&AC05(04A01/奶嘴)列车。对西门子好感度高。

上港球迷,磊吹,王队颜1颜吹。国家队国足&荷兰。国外联赛观望中。
球员rps止于友上恋未满。

中文VOCALOID只听歌不关注同人。本命乐正绫。乐正兄妹调校在练。(木)吉他在练。

拟人爱好者。拟什么见tag。

码字全凭心情。无聊常写随笔。
拍照。魔方。都不精。

故区番外【旧梦】(旧版)

自开埠之后,上海的繁华租界给这座城市带来了无限荣光。然而这光鲜仅仅停留在那几片租界区域,昔日的中心县城南市却是挤满了穷苦的百姓和难民。而北市之北,虽受了些租界的影响建了小片城区,却终究只是被租界光环压制着的“华界”和被忽视的“北区”。
“他们有什么好得意的啊!”虹口有次不满地骂道,“还不是靠洋人发达起来的。洋人一走,他们肯定完结。”
“只能说他们比较幸运吧,给洋人挑中了。”普陀叹了口气道,“要是我们也能有那样的城区就好了。”
“得了吧,不可能的。”闸北道,“他们早把城市的中心垄断了,哪肯让我们发展起来与他们叫板?”
“也是啊……那我们就得一直被他们压着咯?”
“说不定等洋人走了就好了。洋人总会走的。”
“如果他们不给我们建,我们就自己建吧。”一直没有开口的杨浦突然说道。
“自己建?”虹口瞪大了眼睛,“我们哪来的资本呢?”
“只是个想法罢了。”杨浦微微低下头,再没有说话。
……
“嘿!各位!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1927年的一天,杨浦激动地来到虹口他们面前。闸北好奇:“什么好消息啊?难得见你那么高兴。”
“新政府说,要在这里建一座能与租界媲美的新城!”
“真的?!”虹口有些不信,“新政府真的愿意下这个本钱?!”
“是真的。上头也不希望城市中心完全被租界垄断。他们想要建立一座属于华人自己管理的新上海。现在,他们选择了我们。”
“那什么时候开始建?”
“还没定,很多东西还在讨论。不过,应该快了吧!”
……
1929年7月。
“计划出炉了,大家快来看!”杨浦拿着一刀纸兴冲冲地跑过来。另外三人立刻聚过去看。“你们看,新上海将以江湾为中心,筑五条大道,三条连通虹口、闸北还有我,还有两条通往租界中心那一块。普陀,你家将建作工业区,造一些小型的污染小的工厂。闸北,你家的铁路可能需要移位和改造,这样才能更好的发展。虹口,你和我一起建设行政区吧。我家南边还要建商业区……”
“好详尽的计划!”闸北看完后感叹道,“几乎所有东西都考虑全了!”
“毕竟,当年提出这个计划的,是孙先生啊!孙先生当初的期望,就是新城能成为中国的经济首都,能成为世界的港口,而且,这座新城是由我们自己来管辖!如今上海特别市的成立简直是个再好不过的机会,有什么理由不把孙先生当年的梦想实现呢?
“明年,就开始建设属于我们自己的新上海吧!”
……
新城开始建起来了,大家都很有干劲,盼着计划能早日实现。
然而好景不长,两年后,上海遭到日|军攻击,无人保护的华界沦为战场。一些刚建好的设施被破坏了,工程也被迫停工。
“好不容易建起来的,被他们几颗炸弹就毁掉了!”闸北气得大骂,“本田神经病啊!干嘛来招惹我们!”
杨浦拍拍他,安慰道:“算了,毁了还能再造,大不了多花两年。而且现在大家已经调停了,上海也非军事化了,建造起来能更快些了吧。”
几个月后,停工的项目渐渐重新开工。
1933年,政府大楼竣工。
杨浦和虹口在大楼北广场立了座孙中山先生的铜像,来纪念这位提出这个计划的伟人。
同年年底,新市区正式宣告建立。
租界各区也惊讶于他们建设的速度和成果。黄浦跟杨浦开玩笑说:“你们再这样建下去,亚瑟先生大概要被你们气跑了。”
杨浦笑笑:“怎么可能,这里比起租界还是差远了。”
又过了两三年,随着公共设施的一一建成,租界北边的新城,真的如想象中那样慢慢矗立了起来。
一切却于1937年8月13日戛然而止。
……
“最后……还是……”
杨浦喃喃着看着眼前的残垣断壁。不只是他,虹口、闸北、普陀,还有南市、奉贤、金山等地,全都被轰成了大片废墟。
没有毁的只有租界。那是受人保护的地方。
而他们终究只是华界。
本田刚开始接管上海时对计划产生了些许兴趣,于是部分设施被保留了下来。但这兴趣只是一时,本田随意地做了一些改造,就又把计划搁在了一边。后来,沪也无钱再实现当年的计划,只好干脆把市中心重新迁回南边的旧租界地区。
详尽而周全的计划终于被没有料到的战火摧毁。
五条大道汇聚之地,最终丛生了杂草。
而那座孙中山先生的铜像,早在战争时就被炸毁了。
……
无论是杨浦、虹口、闸北还是普陀,他们都再没提过关于那个计划的一点点事情。
他们都已明晰,那个偏僻的东北角广场,永远都不可能成为什么中心。
既然从开始就是被抛弃的,那么即使靠自己的努力熬出了头,只要出了一点变故,他们就会是被最先牺牲的那些。
如今他们被人们称为“下只角”,被看作是下等人才会待的地方。家里滚地龙到处都是,棚房今天拆了一批,明天或许又会有一批在别处建起。
对岸的浦东都已发达起来了,他们却还是老样子。
他们只想,也只能努力着改善家里不怎么好的状况。
那个过去的梦,早就已经模糊了。
……
“我说,新世纪到了。”杨浦突然跟虹口说了这么一句。
“所以呢?”虹口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当年造的那些东西,我们重新用起来吧。”
“……你怎么了?发烧了?”
“你不觉得可惜吗?当年费了好大功夫才造起来的设施,现在弃之不用,岂不是太浪费了?”
“可……”
“只是试着发展一下嘛,说不定也能派上点用场呢?”
……
2009年,一座于72年前在战争中摧毁的孙中山先生铜像重建于上海体育学院行政楼北广场。
杨浦拉着虹口去看建成的新铜像。“你看,和原来那尊还是挺像的吧?”
“这底座……是原来的吗?”
“对啊,当时侥幸没被炸毁,就留下来了。”
“唉,那时也没想到这里还能重新繁华起来。”虹口叹道,“我以为这里最终只能这样了。”
“还记得吗?计划?”
“……记得。”
“我只是觉得,虽然它是不可能实现了,但至少,不要让它彻底荒废吧。”
彼时普陀正忙着减小家中化工厂的污染,通过几年的努力似乎已有了不少成效。
闸北正研究着如何应对一年后上海站将要面临的大客流,与上司商讨多次后他决定对车站的北广场进行大规模改造。
而在离铜像不远的江湾五角场,则在被逐步打造成新的商业中心。商场和文化设施重新建起,夜幕降临后这里也披上了漂亮的灯光。
五条大道仍在不断向前延伸。

首发于2015.01.30

评论

热度(2)

©DF3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