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337

称呼 DF/鱼 就好。
坐标魔都,在读大学的工科狗。

轨道交通从爱好到专业。作为爱好主攻上海地铁。最喜欢上海地铁4号线&AC05(04A01/奶嘴)列车。

上港球迷,磊吹,王队颜1颜吹。国家队国足&荷兰。国外联赛观望中。
球员rps止于友上恋未满。

中文VOCALOID只听歌不关注同人。本命乐正绫。乐正兄妹调校在练。(木)吉他在练。

拟人爱好者。拟什么见tag。

码字全凭心情。随笔爱好者。
拍照。魔方。都不精。

故区【四】(旧版)

卢湾将被黄浦吞并的消息,已经在坊间流传很久了。
静安向黄浦求证这传言的真实性,黄浦摇摇头说他也不清楚。静安又拉着卢湾去问沪,沪先是沉默,随后回避了这个问题。
卢湾让静安不要太在意,“是不是真的,知道了又能怎样呢。”
静安咬了咬唇,轻叹道:“还不是想买个放心么。”
……
黄浦、静安、卢湾、徐汇和长宁每个月都会开一次小party,几家轮流做东,大家聚在一起吃个下午茶——有时也会喝喝酒。
这次五人聚到了徐汇家。
“静安,你上次托我打听的那些东西,的确是真的。”
徐汇突然没头没尾地说了这么一句,但在场的人都听懂了。
能让静安托徐汇打听的还能是什么呢?
静安正用小匙搅拌着杯中的咖啡,徐汇话语未落,小匙就已与杯壁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他抬头确认道:“所以说,卢湾是肯定要被并入黄浦了?”
徐汇点点头:“应该是……基本定下来了。”
“真是的。”黄浦有些尴尬,“你们这样说出来,让我以后怎么直面卢湾啊。”
“你再怎么直面我们,我们也不会高兴直面你的,侬忒挫气了。”徐汇瞥了黄浦一眼。
“没法做什么改变了吗?”长宁问,“如果还没提交申请,有没有可能……”
“等我们‘应该’知道这些事的时候,上头肯定已经批下来了。”徐汇叹道,“不然一个两个都去向沪哥求情,这事就没法办了。”
大家都沉默了。他们知道这些消息是徐汇偷偷从康办带出来的,要是让沪给发现了,他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其实我这儿还有一个好消息。”徐汇试图缓和僵硬的气氛,“这一调整肯定要等到世博会以后。而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也不是没有发生什么转机的可能……”
静安笑笑:“但愿吧。”
“不过是早晚的事。”卢湾低声道。
……
不论是否将要消失,日子总是要过的。
静安坐在大遮阳伞下的长凳上,旁边搁了两瓶盐汽水。不远处的卢湾正在烈日下和几个人商谈着世博园的相关事宜,他们的身后是刚翻新过的江南造船厂。
“谈完了?”静安见卢湾向他走来,递给他一瓶盐汽水。卢湾拧开灌了几口,随后用餐巾纸擦了把汗:“嗯。回去吗?还是再逛逛?”
“不逛了,看过一圈了,好晒。”
“早说过今天很热了,你偏要来。”卢湾微微皱眉。
“哎,好不容易逮到一个闲天,就过来看看呗。这样以后也不用让你再特意带我来一趟了嘛。”
“……”
“好啦好啦,园区挺漂亮的。”静安见卢湾仍有些嘀咕,便夸了他一句——虽然这句话有些生硬。
卢湾似乎开心了点。他是个有些小骄傲的人,每每受到赞美心情都会好上一些:“嗯,毕竟是世界级的展会,总要弄好一点。以后可能也碰不上这样的事了。”
静安听了这话,心里梗了一下。他拉过卢湾的手,说了些别的:“回家吧,回家就可以吹空调了。这附近有没有卖盐水棒冰的?好想吃盐水棒冰。”
……
静安招呼突然来访的徐汇坐下,并倒了杯水给他。
徐汇并没有去喝,他直接了当地道出自己来访的原因:“又有新的消息了,静安你可能会与卢湾一同并入黄浦的辖区。”
静安听后苦笑:“先前在网上看到过这样的说法,当时还觉得可能性不大呢,原来是真的啊。不过这样也好,我和卢湾能一起了。”
“市中心区的区划,是要大改了。”徐汇忧心道,“你们只是头两个,而剩下的我们又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
他顿了顿,又嘲道:“相比之下,最安全的大概就是黄浦了。”
“先不想这么多了。”卢湾道,“合并总是为了更好发展的。”
“你甘心?”徐汇看向卢湾,“你说的是没错,可你真的甘心被合并入别区,从此在地图上消失?”
“不甘心。”卢湾很轻很轻地叹了一口气,“卢湾前面从来不需要黄浦这个定语,静安也不需要。但……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
世博会圆满结束了。
这显然是令人高兴的,尤其是对于浦东、黄浦和卢湾来说。他们在忙活了好几年后终于休息一下。
然而半个月后——
“静安!静安!”黄浦风风火火地跑进病房,结果被卢湾瞪了一眼。长宁冲他比了个“嘘”的手势。黄浦尴尬地笑了笑,放低声音问道:“他怎么样?”
“静安他自己人还好,但事故伤亡情况很不好。”徐汇皱眉道,“这回……”
他没有说出剩下的话,纵然那可能是个“好消息”。
“说起来,区划的事怎么样了?世博会已经结束了。”黄浦问道。
“你一定要在这种时候谈这个?”徐汇看了他一眼,“还没消息呢,哪能这么快。”
黄浦叹了口气,走到徐汇身边对他耳语了几句。徐汇没有应,只是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
其他人没有过问他们的交流。
……
几个月后,黄浦收到徐汇的短信。
“沪哥要提交申请了,你要去就快去吧。还有,到时别说漏了。”
“知道了,谢谢。”他回信,随后将会话删除。
……
黄浦走进沪的办公室,拉了把椅子坐下。
“沪哥,一定要撤销卢湾和静安的建制么?”
沪没有看他,继续着手头的工作:“我不记得我有说过这件事。”
“呃……”黄浦深觉自己似乎还是把徐汇卖了,“网上大家都知道了……”
“我知道这是徐汇告诉你的,不然你在我准备提交申请之际来找我说这事,也未免太巧了点。”沪推了下眼镜,又飞快地在电脑上键入一串字符,“怎么,你觉得这样不妥吗?最大的受益者可是你啊。”
“……可是,撤销了,也就没有了。”
沪没有回答。他依旧不停地打着字,好像黄浦不存在一样。不一会,他重重地敲了下回车,摘下眼镜看向黄浦:“你想说什么,就尽管说吧。”
“沪哥,你有没有想过,虽然把细碎的行政区合为一个大区会更有利于发展,但文化也会因此没有了。而且这些东西一旦消失,就再也回不来了。”
沪点点头,道:“继续。”
“现在很多人已经不知道川沙、上海县,年轻一辈甚至可能已不知道南市是什么地方。这种遗忘,对于人类不过就是十几年的事。但这些名字不应该被忘记啊,他们也是一个个地区,他们也都是不同的。
“我们这些地区虽小,但我们有我们各自的文化。像南市的老城厢是上海县遗留下的旧县城,长宁家那些漂亮住宅很多是当时的外国人在郊区建的别墅区,徐汇和卢湾家成片的法国梧桐是法租界特有的标志……
“现在的人们或许还知道徐家汇和静安寺,但可能已经不知道卢家湾,甚至不知道杨树浦。如果去问他们南市为什么叫南市、闸北为什么叫闸北,他们大多也答不上来。若再将这些区县撤销,让那些已被遗忘了意义的地名都从地图和人们的心中消失,那么有些东西,恐怕就要彻底流失了。”
“黄浦,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沪叹了口气,“你们的文化就是我的文化,我也不希望它们凋零。我也希望能留下那些老城厢、弄堂和石库门房子,当它们被一一拆除时,我的心里也很难过。
“可是我们已经落后太久了,我们只有以最快的速度往前跑,才能重新赶上别人。我们不比伦敦、巴黎,他们那时站在世界顶峰,可以悠哉悠哉地发展并转型,可以尽他们最大的可能留住他们的文化。但我做不到。若要全速前进,有些东西就不得不牺牲。毕竟这个世界留给我的时间,实在太少了。
“我能做到的最好的结果,就是不要让那些东西白白地牺牲。
“对不起。”
……
“喂,卢湾吗?我是徐汇。”
“是我。什么事?”
“你开个免提吧,有些事想跟你们说一下。”
卢湾按了免提,并叫来静安。
“2011年6月8日将成立新黄浦区。”
“不是吧?!”静安愕然,“现在已经5月20号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赶。另外,这次只撤销卢湾区。”
“那静安呢?”卢湾问道。
“没有消息。”徐汇答。
“知道了,谢谢告知。”卢湾说罢挂断了电话。
“这……”静安依旧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不是说……”
“挺好的。”卢湾打断了他,也迫使静安吞下了本想说的东西,将它们转化为一声叹息。
……
2011年6月7日下午,五人齐聚卢湾家。卢湾开了几瓶珍藏多年的红酒,大家一边喝酒一边聊天,就像以往的每次小聚会一样。
吃过晚饭后徐汇、长宁和黄浦告辞,将这最后一点时间留给卢湾和静安他们自己。三人晃悠到小区花园的长椅上,徐汇问黄浦:“你上次去找沪哥,最后还是没有结果么?”
“要是有结果也就不会有今天了。”黄浦叹道,“没办法,我们没办法,他也没办法。”
三人沉默了一阵。过了一会儿,黄浦开口:“我们就在这里等到十二点?”
“怎么?你不想等?”徐汇冷冷道,“静安好歹也是你认识最久的朋友了。”
没等黄浦反驳,徐汇又哂道:“难不成你想去开会?”
“去你的,那种会议我想到就心塞。”
两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地拌嘴。长宁听着困,便枕在徐汇肩膀上小憩。耗了几个小时后,远处的钟楼终于一次敲满十二下。
徐汇轻轻摇醒一旁的长宁,道:“去找静安吧。”
再见到静安时静安的眼睛有点红,不过对于三人的出现他并没有很惊讶。他只是指了指餐桌:“酒还剩了些,我们喝掉吧。喝不掉也不要了。”
……
卢湾消失后,网民依旧不断猜测着静安的去向,但那些猜测都有很明确的一条:静安区短期内不会再有调整了。
原因便是那场大火。
静安看到这些后只有苦笑。这算是因祸得福么?
后来的一次聚会上,黄浦提到他那时去找沪求情时沪给他的回答。徐汇听后叹了一声:“也真是……第一次发现我们是那么的脆弱。”
黄浦抿了抿唇,道:“其实我觉得,如果人们能记住他们的话,他们是可能回来的,哪怕不是以区的形式。”
“也许吧。但他们能记得了多久呢?”
“天知道。”
『每一个区县,哪怕再小,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文化。据说他们甚至有着不同的方言。他们各自的区名,也都有着特别的来历。
然而如今,他们被一一合并。那些区县背后的故事,就这样被遗忘了。
有人说这是不顾文化保护的畸形发展,有人说这是现代化道路上注定要作出的牺牲。
也有人说,这些东西无关区县的存亡,只要人们记得,文化便不会消亡。
多年后这座城还能剩下多少历史?它又将走向怎么的未来?没有人知道。
只有时间能够给我们答案。
愿时间给我们最好的答案。』

首发于2015.02.10

评论

热度(2)

©DF3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