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337

称呼 DF/鱼 就好。
坐标魔都,在读大学的工科狗。

轨道交通从爱好到专业。作为爱好主攻上海地铁。最喜欢上海地铁4号线&AC05(04A01/奶嘴)列车。对西门子好感度高。

上港球迷,磊吹,王队颜1颜吹。国家队国足&荷兰。国外联赛观望中。
球员rps止于友上恋未满。

中文VOCALOID只听歌不关注同人。本命乐正绫。乐正兄妹调校在练。(木)吉他在练。

拟人爱好者。拟什么见tag。

码字全凭心情。无聊常写随笔。
拍照。魔方。都不精。

故区【三】(旧版)

租界和华界,曾一度是两个截然不同相去甚远的地方。英租界繁荣起来后,人们把新开河北岸的英租界称为北市,而新开河南岸的老城厢,则被称为南市。
北市有两个随着英租界设立而出现的孩子,一个叫静安寺(非寺拟人,这个就是静安曾用的区名),另一个后来被取名叫黄浦。南市原先住着上海县,英租界设立后,这里也出现了一个新的孩子,名字就随人们对这个地区的称呼——南市。
……
虽然黄浦骄傲于英租界带给他的发达,但他一点也不喜欢整天被亚瑟指使。
相比于静安的听话,黄浦总是逮着机会就逃离亚瑟的视线。他以前会溜到法租界去,但发现徐汇卢湾不怎么待见他后就不再去自讨苦吃,转而去华界那边的集市找乐子。
有一天,他遇到了一个同类。
黄浦知道这一块地方住着真正的上海县城,但眼前这个看上去和他差不多大的人……难道就是上海县?!
“嗨,请问……你是上海县吗?”
对方有些尴尬地回答:“我不是……我是南市……”
“……南市?……”黄浦喃了一句,看到对方神色有些不自然赶忙转移话题,“呃,你好,我是从英租界来的。”
“你是北市?”
“不是,北市不止我一个,还有个叫静安寺的家伙。但我还没有自己的名字,亚瑟先生管我叫小上海(纯二次元设定,历史上黄浦并无此别称)。”
“这样啊,那究竟该怎么称呼你呢?”
“……随意啦。”
“那叫北市,可以吗?”
“呃,好。”
……
黄浦很快就和南市混熟了。
他经常溜到南市家待上大半天。南市总会好好招待他,带他去附近集市看好玩的吃好吃的,有时还会亲自下厨做饭。黄浦也会送些租界里的洋货给南市作为答谢。
黄浦问过南市要不要去英租界玩,却被南市拒绝了。黄浦也不勉强,他觉得南市似乎对自己华界的身份感到有些自卑——虽然他个人认为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
少年时的玩伴渐渐都长大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大了。
十里洋场越发繁华,老城厢的贫民越来越多。
黄浦更忙碌了,每天他都要帮着处理各种生意。另一边的南市依旧清闲,悄悄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尽管时间表总是排得满满当当,但黄浦还是会抽出些闲时到南市家转一圈。逛集市是不可能了,但每次去拜访,南市都会做点小点心来招待黄浦。
南市有时会感到奇怪,黄浦明明一副很忙的样子,为什么还要时不时来拜访自己。自己家里似乎也没有什么很好的东西。
他不知道那时的黄浦每天都活在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中,他不知道那时的黄浦不得不为了亚瑟他们卖命做一些他自己根本不想做的事情。
他不知道自己是当时对黄浦最好的人,他更不知道黄浦对自己的感情已在不经意中变了味。
黄浦有一天跟他说:“每次都是我到你家来,哪次你来我家看看?”
面对这个黄浦曾经问过的提议,南市依旧是摇头。
他看到黄浦眼中有隐约的失望。但他不知道,那时的黄浦真的很想带他去外滩,去跑马厅,去到这座城市最繁华的地方,然后在这座城市最美的夜景下,请求他与自己在一起。
……
黄浦脑子一抽跑去找徐汇喝酒倾诉,结果被对方嘲讽得几无还嘴之力。
不过他也在徐汇的“提醒”下意识到自己得先有所行动。
他开始更加频繁地往南市家跑,而且每次都会送些南市喜欢的东西。正巧不久后上海特别市成立,南市脱离了上海县的管辖,成为了市区的一部分,也渐渐被大家所熟悉。过了一段时间后,黄浦又问南市要不要去外滩玩,南市见黄浦一脸期待地看着他,犹豫地点了点头。
结果黄浦当天就把南市拉去了外滩,还去了跑马厅、公园、商场等最最繁华的地方,看得南市应接不暇。晚上两人坐在黄浦江边看外滩的夜景,黄浦问南市:“玩得开心吗?”
南市点点头,并道:“这儿的灯光好漂亮。”
“那是,这里是远东最漂亮的夜景。”
南市微微低下了头。黄浦很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赶忙道:“不过我还是很喜欢你家的那些园林和城墙,那才是真正有历史的东西。”
南市笑了笑:“那都是上海县留下的了。”
“……”黄浦默然。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我觉得南市一点也不差。”
“谢谢。”南市很礼貌地回答。
两人又在沉默中坐了好一会儿。黄浦开口道:“南市,我们……在一起吧?”
“啊?”南市没有反应过来。
“我说,我们在一起,做恋人吧。”
“你……呃……”南市没想到黄浦会说这么一句,“你怎么会想到这个问题啊……”
“因为你平时对我最好了啊。”黄浦微笑道。
“我……我觉得我没有啊……”
“我说真的,只有你对我那么好。你不知道亚瑟先生根本不把我当人看——我的意思是他心里根本不尊重我吧。”
“唔……”
“反正你考虑一下嘛。”
“好……”
……
后来嘛,用徐汇的话来说,就是一花花公子从此告别了酒吧和舞厅。
“他那时交往过的社会名媛不要太多。”很多年后徐汇对南市说,“他几乎每晚都在酒吧和舞厅泡着,身边从来不乏女人。”
“很多时候是为了谈生意好伐。”黄浦翻了个白眼,“又不是三天两头换女朋友,和那些人不过是吃顿饭的交情,有什么好拿来说事的。说起来,你那会不也老去那种地方吗?”
“我去酒吧是很单纯的一个人喝喝酒,哪像你那么有女人缘,不过几分钟就会被一群女郎围着。”
“毕竟没有人会去找一个独自来酒吧的未成年人吧?”
“只是看上去未成年而已ˊ_>ˋ哎扯远了,现在想想黄浦居然没再去过那种奢靡之地真是不容易,我原先以为没有女人对他来说就是要他的命ˊ_>ˋ”
“你别瞎三话四,我又没真的喜欢过哪个。”
“哟,谁信啊。”
……
黄浦做梦也没有想到南市会是继川沙和上海县后的第三个。
沪通知他们俩后黄浦在沪的办公室里待了好久好久,他坚持着要沪给他一个理由。
沪说:“市中心区现在面积太小数量也太多,总得合并掉几个。况且南市现在状况也不太好,合并后你也可以把那片地方治一治。”
“可南市是老城厢!”黄浦反驳道,但他说完后就笑了,绝望地笑了,“也是,上海县都没有了。”
“那些东西,留一部分就行了,没必要大片留着,有碍发展。”
“可若是没了就再也没有了。”
“……我知道。”
……
“总觉得我并到你的辖区会拖累你啊,我家太乱了。”离开沪的办公室后南市对黄浦说。
“你不会拖累我。”黄浦握过他的手,“倒是我,会保不住你的老城厢。”
“那些东西不是太重要啦。”
“你以前住的那种房子会没有的。”黄浦轻轻道,“那是我最最喜欢的地方。”
……
2000年6月30日晚。
黄浦很焦躁地转着手中的笔。7月1日南市就要消失,他在前一天晚上却还要坐在这里参加这不知道要干什么的狗屁会议。
都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结束?
零点钟声敲响,黄浦打了个哈欠稍稍凝神,下一秒就听到会议主持人宣布:“新黄浦区成立了!”
“什么?!”黄浦惊愕地瞪大了眼睛,他清楚地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下意识地跳离座位往会场外跑,周围的人想拦,沪喊了一句:“让他去吧!”
黄浦一路连奔带跑赶回家。他庆幸市政府就在自己的辖区里头,离他的家并不算很远。
“南市?南市!”他一到家就打开大灯喊着南市的名字。没有人回答他。他又冲到每个房间去查看一遍,没有人。
南市消失了。
黄浦无力地倒在沙发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他跑得太累了。
呼吸稍稍平息后他拨出一个电话。对面是忙音,没人接。
他又拨了第二遍,终于听到徐汇有些愤怒的“喂?”。
“XX酒吧,陪我喝几杯?”
“神经病!”徐汇骂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黄浦又拨了静安家的电话,在对方来得及说什么之前抢先道:“XX酒吧,高兴的话陪我喝几杯吧。”随即挂断。
之后他在沙发上静静地坐了几分钟,拿上钥匙,晃晃悠悠地往酒吧走去。
……
黄浦在酒吧坐下后没多久静安和卢湾就赶到了,又过了一会儿,徐汇长宁两人也踏了进来。黄浦毫无章法地把白酒一杯一杯往嘴里灌:“你们……都来了啊……好……够朋友……”
“册那大半夜的你发什么神经病!”徐汇骂道,“不就是南市消失了吗?当年闵行都比你豁达!”
“呵……你不知道……王淞沪个赤佬,故意在南市消失前的晚上喊我去开会……我发现问题后紧赶慢赶跑回来,可南市已经不见了……哈……最后一个晚上都不让我陪他,你说他混账不混账!我祝王燕平哪天也在他千里之外消失!”
“黄浦,”卢湾皱了皱眉,“话别乱说。”
“我怕他?我干嘛要怕他!不就是比我们高一级!那么狠的人,撤完旧县城撤老城厢,一点也不把自己的根当回事!”
“沪哥有自己的难处。”徐汇道,“他没法什么都兼顾。”
“狗屁!这样难道就好了?去他的吧!”
“让他骂吧。”静安叹了口气。长宁默默撤走黄浦身前的酒瓶。黄浦夺过一旁徐汇的酒杯继续喝。
黄浦醉倒在桌上后徐汇替他付了账。他突然想起几十年前,黄浦因为暗恋南市始终无果而拉他喝酒,那时也是他付的账。
那时他还叫徐家汇,卢湾还叫卢家湾,静安还叫静安寺,黄浦还没有名字。
那时他第一次知道南市的存在,那时长宁或许还没有出现。
那时……
如今早已不是那时。
……
2009年南汇消失前,黄浦对浦东说,如果沪哥要你去开什么会,千万别去参加,否则你会后悔一辈子。
浦东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也听从了他的建议。不过他不知道,这是黄浦用亲身经历换来的惨痛教训。
现在黄浦对南市的消失已不那么耿耿于怀了,但南市消失前的那个会议,始终是黄浦心里的一根刺。因为那场会议,他永远都不会知道,最后的那个夜晚,南市一个人在家是怎么度过的。
如今的南市地区比先前要发达了很多,但过去的老城厢,真的如黄浦所料想的那般凋零了。黄浦试图去保住它们,但他自己也知道,这些东西,只有南市能保住。
……
黄浦骨子里是个很风流不羁的人。他曾夜夜出没于各类奢靡之地,与名媛交往,与女郎调情。
连亚瑟都管不住的他,最终却被南市牵住了。
然而他唯一付出过真心的对象却没有陪他到永久。
徐汇拍拍他说,依你的性格,我觉得你肯定能找上别人。
黄浦回他,那只是你觉得。
徐汇愣了一下,随后耸耸肩道,你该和闵行交个朋友。

首发于2015.02.02

评论

热度(2)

©DF3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