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337

称呼 DF/鱼 就好。
坐标魔都,在读大学的工科狗。

轨道交通从爱好到专业。作为爱好主攻上海地铁。最喜欢上海地铁4号线&AC05(04A01/奶嘴)列车。对西门子好感度高。

上港球迷,磊吹,王队颜1颜吹。国家队国足&荷兰。国外联赛观望中。
球员rps止于友上恋未满。

中文VOCALOID只听歌不关注同人。本命乐正绫。乐正兄妹调校在练。(木)吉他在练。

拟人爱好者。拟什么见tag。

码字全凭心情。无聊常写随笔。
拍照。魔方。都不精。

记2014.10.13至2014.10.17

她又忍不住咳嗽了几声,将衣服裹紧了些。天气又转凉了,冬天该快到了,她心想,两周前的感冒落下的咳嗽毛病至今都没好,是好不了了么?
或许真的好不了了,她根本没有精力来对付这些小毛病。她已经太累了。
眼前摊着数学作业,上面只剩三道题了,但都是已卡了许久的证明。她再看了一遍题,依旧没有思路。又想到上周刚考砸的疑似倒数的数学考试,她心里不由一阵烦。
这种题目,大概也只有我不会做了吧?
这个念头当晚已在她脑中盘旋了数次,每出现一次,她的烦躁与不快就增加一分。当然这个夜晚也并非只有痛苦。当先前有些卡住的题目被她证出时,她也会感到一丝愉快——虽然这愉快持续不了几秒。
十二点了。
她困极了。这几天她都没能在零点前做完作业。这熬夜的后果,就是她上课常听着听着就丢了魂。或许不该这么固执于几道题,她似乎也有些泄气了,宁可上课再好好听听吧。
于是她翻了翻答案,获得了一点提示与思路。但她依旧为自己没能独立做出这些题而懊恼不已。
“咳咳……”又咳了几声,她收起作业,看了看快指向一点的时钟,心里一阵悲哀。
……
第二天,她听到无数同学抱怨着昨天数学作业之难以及他们有多少多少题做不出。当她和一个女生聊天时,那个女生告诉她昨晚的数学作业她抄了六题答案。
……
又是同样的场景,只不过桌上的作业改成了物理卷。
并不像前一天的数学题那般伤神,但有几道她所不擅长的推论题,又使她卡在了那里。
她又想到今天公布的物理成绩。其实是进步了的,但照今天这作业情况……只怕下一次又要退步了吧?
烦。
她最终草草写了几笔估计也是错误的答案,然后带着烦闷躺在床上,却发现自己怎么也睡不着。
……
第二天大家都说,昨天的物理卷怎么这么难。
……
又考数学了。
虽然已经失望很多次,但她还是保留着那么一点点幻想。然而还没做完填空题她就趋于绝望——她快没有时间了。
而还有一题正卡在那里。
她发狠了。她跳过那题,拼了命地往后赶。就算挂科,也要挂的好看点吧。
于是勉强做完了。
虽然那道跳过的填空依旧没做出。
……
她看着课代表手中的卷子,一边告诫着自己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却又一边小小地期待着。
卷子应该是按排名叠好的。似乎发了好几张了。罢了,不会有我的。
咦,发到了吗?
她看着那个代表名次的“9”,心里难以言明的酸甜。
或许还不那么糟,她心想。
又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首发于2014.10.18

评论

©DF3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