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337

称呼 DF/鱼 就好。
坐标魔都,在读大学的工科狗。

轨道交通从爱好到专业。作为爱好主攻上海地铁。最喜欢上海地铁4号线&AC05(04A01/奶嘴)列车。对西门子好感度高。

上港球迷,磊吹,王队颜1颜吹。国家队国足&荷兰。国外联赛观望中。
球员rps止于友上恋未满。

中文VOCALOID只听歌不关注同人。本命乐正绫。乐正兄妹调校在练。(木)吉他在练。

拟人爱好者。拟什么见tag。

码字全凭心情。无聊常写随笔。
拍照。魔方。都不精。

四角游戏

“我们几个人中,肯定有人在搞鬼。”
解语花的话向来有着不容反抗的威严。吴邪本就不好的脸色更加苍白:“怎么可能?小花你…”
“呵。”解语花冷笑,“这是第几次了?为什么每次我们两家合作都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我已经清查过我的伙计了,决不可能再有叛徒。只是…哪怕只有我们四个人去倒个小斗,为什么,还会给条子注意到?我可没和别人说过呀。”
“不可能!问题一定出在别处!”吴邪吼道,“我们他妈这么多年的交情,你要在今天全部毁掉?!”
“吴邪,”解语花摇摇头,“我还是信你的。只是你有没有想过,你最信赖的人,是否真的值得你去相信?”
“什么意思?”一旁沉默许久的张起灵冷冷开口。解语花微微一笑,略略昂头挑衅地看着他:“对,我就是在怀疑你,张起灵。”
“小哥他不会…”
“黑瞎子,不会好多少。”张起灵盯着那个一直笑着的男人,心里莫名地不爽。
“哟,哑巴,可不能这样诽谤人啊。”黑瞎子无视张起灵咄咄逼人的眼光嘴角更加上挑,“谁心里有鬼,试一下就知道了。不如来玩个游戏?”
“别出么蛾子。”
“玩什么游戏?”
“四角游戏。”
霎时一阵沉默。除了张起灵,其他人对这个游戏或多或少都有些耳闻。吴邪压低了声音问道:“黑眼镜,你什么居心?你难道不知道这种东西不可以随便尝试?!”
“哟?亏小三爷还是吴家当家,怎么这么容易犯怂?”黑瞎子的笑逐渐变得冷冽,“倒斗的不怕鬼,倒是怕人心。小三爷那么紧张,莫不是…”
“规则?”张起灵问道。
“找一间空的方形无窗房间,四个人各站一个墙角,在半夜时分关闭所有光源。游戏开始后,其中一个人沿着墙壁往前走,走到另一个墙角处拍处在那里的人的肩膀,然后被拍的人再往前走,以此类推。”黑瞎子解释道,“如果走到一个无人的墙角,就咳一声,然后继续往前,直到碰到下一个人。”
“如果在正常情况下,咳声会每隔一会儿出现一次。”解语花补充,“A走到B,B走到C,C走到D,当D走到A刚开始所在墙角时,那个墙角就是没有人的。如果突然不再出现咳声,那就意味着多了一个人,或者…”他没有说下去,只是看着瓶邪二人,等待他们的回答。
“我参加。”
“小哥去我也去。”
“那好,就这么定了。”黑瞎子拍了下手,“公平起见,游戏地点由小三爷定?”
“那小花你和我一起去问秀秀借个空房吧。”吴邪道。解语花点点头表示同意,四周的杀气才终于散了些。
……
“这是霍家一栋废弃了的房子,秀秀说不会有人来,所以不怕被打扰。”解语花说道,“带了武器的现在都拿出来吧,不然…可不太好。”
张起灵放下背上的刀,黑瞎子扔下别在腰间的枪,解语花也掏出那把形状奇怪的古匕首。随后四人走入房间。“房间的四角都有开关,可以打开上面的灯。这个开关是我临时装的,吴邪监工,质量也不会有问题。如果觉得游戏出现了问题,可以选择开灯,当然能不出现问题自然是最好的。”
“是实话吗?”张起灵看向吴邪。吴邪点了点头。
黑瞎子吹了声口哨:“那就开始吧。”
“啪”地一声四人同时关灯。黑暗中脚步声不断。不久后,传来第一个咳声。
……
很长时间没有声音了。
解语花手心里都是汗。这是一场博弈,他不能输,他得证明他之前说的一切。
突兀地响起一声咳嗽,似乎还伴随极轻微的“咯嗒”一声。有人松了口气,有人冷笑一声,有人眉头微皱…
……
吴邪被人拍了一下肩膀,刚想往前,却被抱了起来。
他吓得差点叫出声,却被捂住了嘴。熟悉的吐息喷射在他的脖子上,他的大脑终于下达了冷静的命令,心跳却止不住地飙升。
他在身后人的暗示下拍了下一人的肩膀。那人离开角落往前走,而身后人则走回自己原来的位置。他睁大眼睛看着四周,却发现一切是徒劳——太黑了…什么…都是虚空…
……
张起灵屏息听着脚步声。不太对劲…不太对劲…
“报一下位置。”
“张起灵,你犯规了。”解语花道,“不过无关紧要。这里解语花。”
“吴邪。”
“黑瞎子。”
另外三个角落分别传来声音,张起灵的眉心却始终松不开。游戏继续着,不一会儿传来久违的咳声。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咳声都变为了一个音色。
……
“这个游戏什么时候结束?”
“小邪你也犯规了哦。等天亮就结束了。”
“这么个地方…怎么才能知道天亮?!”
“门外有闹钟。”
“……好吧。”
……
随着时间的流逝周遭越来越安静,那唯一的咳声似乎也不怎么响起了。于是几人熟悉的“噗”声即使再轻在这个地方也显得格外刺耳。张起灵冷冷问道:“谁?”
“哟,难道不是你么哑巴张?”
“不是你是谁?我可怀疑你很久了。”
“喂,我说你们——你们他妈在干什么?”
“今天我们只能有一家出去。”
“吴邪,你先走。”
“张起灵!你他妈——”
……
天亮了。
朝阳的光芒最终只洒到了一个人身上。
胜利者的微笑只存在于那个人的脸庞。

首发于2013.09.28

评论

热度(2)

©DF3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