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337

称呼 DF/鱼 就好。
坐标魔都,在读大学的工科狗。

轨道交通从爱好到专业。作为爱好主攻上海地铁。最喜欢上海地铁4号线&AC05(04A01/奶嘴)列车。对西门子好感度高。

上港球迷,磊吹,王队颜1颜吹。国家队国足&荷兰。国外联赛观望中。
球员rps止于友上恋未满。

中文VOCALOID只听歌不关注同人。本命乐正绫。乐正兄妹调校在练。(木)吉他在练。

拟人爱好者。拟什么见tag。

码字全凭心情。无聊常写随笔。
拍照。魔方。都不精。

七夕忆(2013七夕贺)

“媳妇儿~~~七夕节快乐~~~”
解语花看着手机上的短信撇了撇嘴。俗套,非常俗套,就连10086给他发的祝贺短信都比这文艺。他飞快地回信:“娘们儿才过这种节日。”
“那小花儿要过这节么~~~”
这家伙不是语文太差就是脸皮太厚。解语花心说。他没有再回,最近家族上还有好多事,可没空和那瞎子卿卿我我。
手机又开始震动,解语花不用看都知道是谁的短信。他甚至可以猜到短信的内容,一定是诸如“媳妇儿你怎么不理我”之类。
……
黑瞎子每年都要给解语花过七夕。
这非常奇怪,因为他不过情人节、圣诞节这类更热门的节日,这种洋节日他连祝福都不会来一句。但是每个传统节日他却一定要过,尤其是七夕节——巧克力鲜花祝福短信决不会少,有时候还会拉着解语花去逛街——两个大男人去逛商场啊!真是别扭死了!
解语花曾经问过黑瞎子为什么只过传统节日,结果黑瞎子说:“我是旗人,小时候家里重规矩。”
解语花听后翻白眼:“这是中原的节日,不是满族的。”
黑瞎子只是笑,搂着解语花的肩膀笑,半晌又道:“爷喜欢。”
理完帐目已是晚上十点。解语花揉了揉太阳穴,看看时间还早,便想出去溜达溜达。出了门后他摆摆手,让准备跟上的伙计回去。
他看着天空,北京的夜晚早没有了星星。
“哟,花儿爷。”
黑瞎子靠在眼镜铺的门口看着那个如往常一样穿着粉红衬衫的男子。男子正打着手机游戏,听到黑瞎子唤他也没有停下动作:“黑爷倒也算好了我会来?”
黑瞎子笑笑:“这叫情人间的心灵相通。”
“只有小姑娘才信这个…”
“可是你的确来了。”
“……”
解语花倒也不急着进屋,而是搬了把小凳子在铺子的后院乘凉。黑瞎子坐在他旁边:“怎么,数星星?”
“我在看天上有没有神仙。”
“噗…”
“小的时候过七夕就会和秀秀一起坐在院子里乞巧。”解语花淡淡道,“等神仙也是乞巧时的习俗,不过不是每个人都会等到。我没等到过,秀秀也没有。”
“我记得乞巧是女孩子干的事。”
“我小时候是给当女孩子养的,”解语花想到那段时光脸上总会流露出一种开心的感觉,“我会女红,弄得比秀秀还好。”
“那你给我绣个枕头呗?”
“想得美,我早忘记怎么绣了。”
“花儿,这种东西学会了很难忘的吧?”
“…很费时间,哪有空呢…”
“等有空了帮我绣?”
“再说吧。”
“花儿,我们在一起多久了?”
“不知道。”
“花儿QAQ”
“爷早忘了。”
“花儿我是99年七夕向你表白的啊~我们在一起13年了~”
“是啊,你好13。”解语花顺着那个“13”呛了黑瞎子一句,但黑瞎子还是捕捉到了他的下一句话:“你倒是都还记得。”
是啊,我记得。
99,长长久久。
所以每年都要和你过七夕啊,这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呢~
又是一度春秋。
解语花站在一栋房子门口,呆呆地看着天空,好一会儿,才回了房间。
这一年变数颇多,从吴邪奇招反击到解家树倒猢散,从自己被迫“死亡”到黑瞎子眼睛失明,有些人和情,已经回不去了。
他看着自己的新手机,依旧是喜爱的粉红色。
他给通讯录里唯一的一个人发了条短信。
“七夕快乐。”
苏万正在沙发上无聊地玩着黑瞎子的手机。
真该死,为什么只有一个游戏,还偏偏是俄罗斯方块。
黑瞎子已经睡着了,铺子里格外安静。突然手机震了一下,苏万惊了一身汗。
“原来是条短信…”
好奇心作祟,苏万点开了那条信息。那个发信人的名字叫“花儿”?苏万又翻了翻黑瞎子和这人以前的短信记录,看得他有点想吐:真是太他妈腻味了。
不过腻味的似乎只有黑瞎子,那个花儿好像总是爱理不理的。
苏万看着这聊天记录突然有些感慨。他又看了一眼黑瞎子,黑瞎子并没被那声震动惊醒……
解语花又看了一眼手机。它还是老样子,没什么动静。
有什么可等的,那人不会再回了,他连自己发了什么都看不见。
然而正当自己的脑袋刚沾上枕头时手机突然亮了,伴随着一阵震动。
翻开手机的那一刹解语花的泪夺眶而出。
“同乐~~~”
“你看得见了?”

首发于2013.08.13

评论

热度(7)

©DF3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