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337@Lown Town

DF🐟的文段随笔存档堆积处。
在这里你会看到:
※以 (上海)轨交拟/(上海)区拟/省城拟/(中超)球队拟/学科拟 等为主的文段
※扯淡的人生感悟
※莫名其妙的原创小短文
另埋藏了一些黑历史,具体相关请看tag。现今会有的新内容请以上方几条为准。

你会在这里遇到一个名叫DF/鱼的小姑娘。除了码字,她还喜欢地铁,喜欢拍照,看一点足球,听一点VC,玩一点魔方——都不算很精通,只是喜欢着,也希望遇到同样喜欢这些的同好。

请多关照。

盗笔腐向三部曲之三、终⑷

#如果花邪那啥##瓶邪黑花向#
被攻君各自拖回家调教,从此京杭两地遥遥相望,天涯不见海角…(怎么写得像棒打鸳鸯…)(诡异的押韵)(其实还有京杭大运河=。=)

#如果花邪那啥##黑花瓶邪向#(细微而邪恶的差别)
黑:花儿爷不仁道啊,背着咱先吃食了?太让人伤心了啊。
花:先下手为强,您日后再争取吧,反正小邪的第一次归我了。
瓶:(默默抽刀)
花:诶诶哑巴张你这是要干嘛啊?公平竞争啊喂!
瓶:(阴森森)吴邪的处该是我破的。

#如果花邪那啥##花邪向#
普大喜奔(简单精练太作死)

#如果花邪那啥##花秀向#
自从花邪被秀秀捉奸在床…(这设定真的没问题?)
走向1:秀秀:哇哇原来小花哥哥你和吴邪哥哥才是真爱啊!基情无处不在哦呵呵呵呵~咦?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不去荷兰结婚么?
花:……你能接受我纳妾么……
邪:……为毛老子是妾!!!
秀:(斜眼)就你那怂样,我觉得我都能攻了你。
邪:=口=
(秀秀大毁)(这真的是花秀不是绣花鞋么…)
走向2:不久后霍家雄起,超越吴家解家成为第一大家。几个月后吴家解家惨遭灭门,九门唯剩霍家。然霍当家终身未嫁,死后家业尽散。九门团灭,可喜可贺,喜大普奔。(?)
(结果一个姓张的哑巴和一个姓齐的瞎子一跃成为九门人)(上一个括号敬请无视)(作者终于实现了团灭的梦想)

#如果花邪那啥##邪簇向#
苏:鸭梨你听说了没?吴老板和那个解老板搞上了!
黎:你确定?!?!
苏:对啊,你不知道?听说吴老板还是受。
黎:卧槽他活该是受!老子要去找他算帐!!
不久后黎簇投靠汪家,吴邪计划失败。吴邪、解语花、黑瞎子等,卒。
(团灭就是王道)(每次来帖就能看到某淇正在作死)

#如果黑邪那啥##瓶邪向#
这一天,在地球某个黑暗的地底,一个沉默的年轻人似乎感觉到了外界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少有的感觉到了一丝异样……(沙海2结尾)
“轰隆隆…”
这才不是青铜门打开了只是某淇家门口落了一道雷…
“吱呀。”
这才是标准的开门声▼_▼
张起灵提着黑金古刀,磨刀霍霍向瞎子。
次日吴小三爷失踪,几个月后黑瞎子被人发现死在了家里,死状惨烈,好像…被剁过了?
上面放了两个小辣椒甚的一定是错觉…
你妹!这不是剁椒瞎子啊!
(这段太作死)(小辣椒我不是故意的!)

#如果黑邪那啥##黑花向#
“黑爷,给我解释下,你和吴邪那是咋回事?”解语花笑着问正跪在狼牙棒上的黑瞎子,半裸着…俯卧在床上…撑着脑袋…
(某淇现在正以这样的姿势码这段…去掉半裸…)
“……花儿爷……这是个意外……”
“哟?这是得多意外呢啊?难不成黑爷眼睛越发不好使了把吴家小三爷看成我了?”
“……”黑瞎子欲哭无泪。但他很快便机智地找到了对策:“报告花儿爷,您也强干过小三爷!”
“……啥?!你他妈别给爷造谣!”
黑瞎子迅速掏出与解语花同款式的爪机打开贴吧客户端找到一个名叫“梦_风翼”吧的无敌小贴吧(……能找到这里黑爷您真太不容易了……),戳开一个段子楼,拿给解语花看。
“这是谁写的?!”
“好像是…这个什么梦风翼吧的吧主?”
“来人!明天给我把这吧爆了!”
次日。
解家伙计:“当家的,那个什么梦风翼吧的吧主向我们表达了感谢。Ta说感谢我们的爆吧使Ta的小贴吧一瞬间多了很多主题帖,现在不那么寒噤了…”
只见置顶感谢帖的作者还有一个小尾巴——专业作死一百年,只会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啪”的一声,解语花的手机碎了…
(于是这段子的走向一下子变得有些奇怪了…)(这才不是我本来的设想啊口胡!)(专业作死一百年,只会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如果黑邪那啥##黑盟向#
自从某年某月某日吴邪被那谁那啥啥啥了以后,他发现…他的小伙计的行为举止…有点奇怪…
比如…经常会看着西瓜发呆…
或用有些仇恨的眼神看着自己…
这都什么情况啊!
三个月后,王盟辞职了。
临走前带离了那一堆不知从哪里来的西瓜…
(突然变成悲情故事了…)(搞什么啊泥煤…!)(王盟突然转头,把一个西瓜砸到吴邪脸上…)(凌乱的最终结局…)

#如果黑邪那啥##盟邪向#
王萌萌伤透了心辞职了…
(短小精练,简单易懂=_,=)

#如果黑邪那啥##邪簇黑万向#
“苏万,你家黑瞎子把吴老板干了,给我解释一下。”
“什么…?!卧槽这是什么狗血情节?!还有我能给你什么解释…你不该直接找他们算帐?”
“是哥们儿就一起。”
“五三和王后雄会给予你力量…我就不去了…我干不过…”
“你他妈个胆小鬼!”
(为什么有种酥梨的即视感?!)(cp错了吧?!)

#如果瓶花那啥##瓶邪黑花向#
自从道上传出哑巴张和解当家暧昧不清的消息后不久…
解当家的死了…
其实大家都知道是谁干的,却一致保持了沉默。又过不久,张起灵再回吴府,事情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却没料到那黑瞎子竟夜袭吴小佛爷,未遂,死在张起灵刀下。
之后张起灵又折在一凶斗中。
唯剩的吴小佛爷最终在张起灵的葬礼上发了疯,有人说当时他身后隐约闪过三个影子:一抹粉红,一道墨黑,一簇深蓝…
(背影是天蓝的)(专注毁气氛一百年)(团灭王(zuo)道(si))

#如果瓶花那啥##黑瓶向#
“小家伙你好过分!怎么能背着我找别的男人呢QAQ”
张氏标准45°角望天…
“哑巴你这样我好伤心的QAQ”
“……”张氏标准回答。
“来人!我要把那个什么解家烧了!”
“同意!烧了!”
“吴邪你是从哪里来的…”
(吴小三爷结尾乱入)(不明的cp向)(写完这篇突然觉得黑瓶好萌是什么情况)

#如果瓶花那啥##花秀向#
“小花哥哥,你怎么…就看上了那个面瘫呢…”
霍秀秀摇了摇头,惋惜地叹了口气:“现在他不见了,消失了,甚至都没知会你一声,你…唉…”
解语花默默看着窗外,许久回道:“爷不稀罕他。”
“你们两个…现在那么不在意对方,当初又是怎么结识的?”
“……酒后乱*……”
(专业一句话结尾毁全文)(话说这是花秀么这么悲情的瓶花是什么状况)(瓶花好像有点萌)(没节操的作者因为写段子萌上了两个cp)

#如果黑瓶那啥##瓶邪黑花向#
“嗯…”
当吴邪靠近张起灵帐篷时听到这暧昧的声音时,他瞬间崩溃了。
解语花脸色极差地拨弄着篝火:“现在信了么?”
吴邪摆摆手,挨着解语花坐在,盯着那团红。良久,解语花站起身,吴邪自然也跟着起来。解语花竟然靠近了他些,手有意无意地搭在他的腰上。
“喂,你干吗?”
解语花飞快地在他脸上啄了一口:“小邪,这次回去以后,我们去开(……)房吧~”
声音在这空旷又安静的地方显得十分响亮。
“你你你…”吴邪拍下他的手往后退一步,“这这这……”
他来不及说完了,因为他看到张起灵面色不善地从帐篷里走出来,肩膀有些染血。黑瞎子出现在他身后:“咦,刚刚怎么了这是?我好像听到…”
“……”
几天后,吴邪咬牙切齿地扶着腰问那天他和黑瞎子到底在干吗,张起灵终于说出了实情。
“肩膀的旧伤不小心裂开了,怕你生气,就让瞎子帮我处理下。”
“……”

#奇怪段子##花邪#
“小花!!!不要!!!”
吴邪尖叫着频频向后退。解语花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小邪乖哦~我没那么凶残的~”
“你他妈的无聊疯了也不要拿我开刀!!”
“啧啧。”解语花轻轻松松把人扣住拽回自己身边,“别逃啊小邪,愿赌服输。”
说罢跨坐在吴邪腰上,吴邪不依不饶地还想往前挣,却奈何解语花腰力极好根本挣不脱。“小花你他娘的别乱来啊!!小哥——”
“他和瞎子下斗去了,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哟亲爱的~”解语花俯下身,嘴唇极快地在吴邪脸颊上擦过,“你是不是该主动点?”
“主…主动你妹夫啊!!”吴邪欲哭无泪,“你要来就快点,别给我磨叽。”
“那你忍着点啊,我可不想被附近邻居误以为花爷我杀了人。来,张嘴~”
“啊——”
吴邪杀猪般的惨叫回荡在整个四合院。
“不是叫你忍着点吗!!”解语花很无语地对他说。吴邪捂着喉咙不停咳嗽,断断续续地说:“你…你他娘这是什么…黑暗料理…”
“辣椒水加芥末加醋加生抽加鲜酱油加豆瓣酱调匀。”解语花勾起嘴角,“啊,你可以体会一下我当年被小哥秒杀脖子的感觉了~”
“水…水…”
解语花拿起床头的水就往吴邪脸上浇去。
“卧槽你妈的解小花!”
(解语花的复仇)(想歪的自觉面壁)(本来要八了最终笔锋一转挽回无数节操)(其实写下去应该会很有爱,可是臣妾做不到啊)(虽然很爱花邪但第一次该给瓶邪黑花酥梨才对)(处女H甚的我会继续保留的…)

#如果痒邪##瓶邪向#
“老痒是谁?”张起灵冷着脸问吴邪。
“呃…我…我一发小…”吴邪咽了口唾沫,“我说小哥…你…”
再回首,张起灵已经消失不见…同时消失的还有黑金古刀…
……
老痒家。
“你是…张起灵?”老痒眯着眼看着对方。
张起灵二话不说,拿着刀直奔对方。
一阵厮杀。最终一场大火吞没了房屋。
……
几天后。
“嗨,老吴,你最近还好不?”
……
“下面播送一条重大新闻:秦岭山区大火,目前火势还在持续蔓延…”
“小哥你干了什么…”

#如果痒邪##花邪向#
“解,子,扬。”解雨臣看着这个人名眯了眯眼,“呵,我本家?”
“似乎是解家的旁支。”一旁的伙计毕恭毕敬地回答,“花儿爷,如何处置?”
“不也是倒斗的么?泄给条子就行。”解雨臣慢悠悠地说道,“不是死刑也能无期了。”
“谁让他招惹吴邪。”
只是最后…不知怎么给判成三年了…
(老痒入狱的真相)(花儿爷泥真是垢了)

#如果痒邪##痒盟向#
王盟辞职了。
沙海计划失败了。
(一切尽在不言中)

#如果盟邪##瓶邪(痒盟)向#
王萌萌被卖了,卖到秦岭去了。
(所谓卖萌)(所谓节操)

#如果盟邪##黑盟向#
吴邪近日在路上频繁被扔西瓜。
于是小佛爷忍无可忍让手下去查。后来他得知,附近的西瓜都被一个戴着墨镜的家伙给包了。
(黑盟的西瓜情)(论节操的掉落)

全集首发于2013.08.03至2013.11.10

评论

热度(11)

©DF337@Lown Tow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