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337

称呼 DF/鱼 就好。
坐标魔都,在读大学的工科狗。

轨道交通从爱好到专业。作为爱好主攻上海地铁。最喜欢上海地铁4号线&AC05(04A01/奶嘴)列车。对西门子好感度高。

上港球迷,磊吹,王队颜1颜吹。国家队国足&荷兰。国外联赛观望中。
球员rps止于友上恋未满。

中文VOCALOID只听歌不关注同人。本命乐正绫。乐正兄妹调校在练。(木)吉他在练。

拟人爱好者。拟什么见tag。

码字全凭心情。无聊常写随笔。
拍照。魔方。都不精。

盗笔腐向三部曲之三、终⑵

#九门新秀 - 吴#
“倒那么肥一个斗就弄来这点收成?”吴邪冷笑,“或者说,你们下地时搞错地方了?”
整个茶馆一片寂静,没有人敢出声。
“老周,解释一下。”吴邪点了一个名字。
“报…报告三爷,这次斗有点…有点凶险…摸出来的东西有点少…”
“少么?”吴邪冷冷道,“究竟是摸出来的少了还是报上来的少了?我怎么听说,摸上来的东西装了一车呢?”
人群一阵骚动。老周硬着头皮道:“三爷,那些东西都不怎么值钱…”
“小哥,此话是真是假?”吴邪笑着问一旁的张起灵。
“假。”一个字,已定了所有人的刑。
不少人神色都变了。吴邪将一切看在眼里,悠悠道:“这次你们下斗,小哥也参与了,不过易了容,算是我安插的眼线。你们分了哪些东西,我都知道得清清楚楚。”他笑着摘下戴在手上的玉镯:“小哥送我的哦,也是你们摸上来的吧?”
“你他妈——”人群后面有人骂。吴邪一拍桌子,身旁的张起灵一把短刀飞出,直冲那人面门。
“陆爷!”
不少人露出了凶恶的嘴脸。吴邪冷笑:“想造反?就凭你们?”
他指了指楼下:“想留命,就乖乖补好了帐交到楼下我伙计那里。想和我拼的,五分钟后我就关门,一个都跑不掉。”
几个胆小的立刻跑下去了,不一会儿又是一批离开,剩了七八个刺头儿依旧不走。吴邪看了看表:“时间到。”随后冲楼下喊了声:“关门!”
“三爷,你是不是也该给咱们这些盘口留点活路?”其中一个人叫道,“您要是逼得那样紧咱也只能拼了!”
“诶?分成当初是说好了的吧?你们也都同意了吧?”吴邪声音渐渐拔高,“究竟是谁先逼谁?还要我说吗?”
一颗子弹飞出,吴邪偏头躲过,随之出枪反击。张起灵也拔刀出鞘。吴邪冷声道:“你们真的以为我吴邪会天真的让你们这么多人打我们两个?楼下的,抄家伙上!”
伙计们跑上来,一片混战。吴邪钻空溜下楼,翻起那些补好的帐本,见没有问题,满意地笑了。
张起灵很快也跳下来,吴邪开门,两人悄悄离开了茶馆,临走时,他们把门反锁。
“那些伙计怎么办?”张起灵难得的主动开口。
“让他们去,本就不是清白的货色。”隐约还能听到楼上吼着“三爷不见了!”,吴邪抚了抚手腕上的镯子:“我挺喜欢这镯子的。起灵你的眼光不错呐。”
茶馆的窗户都被关死了,那些人不可能逃出来。
可惜这茶馆又要毁一半。
啧。

#九门新秀 - 霍#
时隔六年,霍秀秀再次坐上霍当家的位置时,霍家已风光不再,只剩一个烂摊子待她收拾。幸亏还有解家和吴家在背后撑着,否则只怕这霍家早随着她哥哥去了。
想到自己的哥哥霍秀秀就不由冷笑。那些贪财的家伙,自己这个做妹妹的都觉得丢人。她又想起自己被汪家人带走的那段时间,那种一个人孤苦伶仃,被家人抛弃的感觉。
“当家的,解家和吴家的当家都已在大厅里等着了,您…”
“知道了,我会尽快的。”
又拖了好一会儿才去接见了客人,解语花正无聊地玩着手机,而吴邪则靠在沙发上假寐,听到霍秀秀的脚步声才睁开了眼:“霍当家这是在给我们一个下马威?愣是让我们等那么久?”
霍秀秀轻笑着移开话题:“几日不见,三爷的气色倒也好了不少。”
解语花“啪”地合上手机:“我们这次来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祝贺霍姑娘再次掌管霍家,还望霍吴解三家以后还能多多合作。”
“三爷九爷都客气了,我一小女子还要蒙受你们的关照呢。”
三人坐在一起交谈着,只是嘴上尽是些客套话。换作几年前会是这个情形吗?几十年前呢?
“九爷/三爷告辞了。”
“霍姑娘送你们一程吧。”
出了霍家大院的门,张起灵和黑瞎子正靠在墙边等着。霍秀秀笑着冲他们点头致意,一旁解语花难得用柔和的声音说:“秀秀,没外人时就不要这样了,太累。”
“小花哥哥和吴邪哥哥都是好福气,有能卸了这面具的地方。秀秀我还是一个人。”
吴邪和解语花闻言不由愣了愣,突然发现,眼前的这个女孩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了。
儿时长沙大院的三个孩子,如今九门唯剩的三个当家。
回不去了吧。

#九门新秀 - 解#
这年头,蠢人很多,不识相的蠢人更多。
解语花坐在茶馆里玩着手机,同时感受着对方投来的灼热目光。
不知道盯着别人看很不礼貌吗?
“解当家?”
“解语花!”
得,把自己名字都吼出来了,是想和我比嗓门?解语花刚收了手机,就听到身后的人悠悠地说:“花儿爷的名字也是你能随便叫的?”
对方凶恶的表情收敛了点。解语花一瞬间觉得自己好像是狐假虎威,有些无语地按了下太阳穴:“杜爷,解家也不是很崇尚暴力,有什么矛盾,不必这样解决。”
“解当家可是畏战了?”
“我只是嫌你的血会脏了我的手。”
“你他妈…”
“九门也是你想挑战就挑战的?”解语花冷笑。杜家是最近刚兴起的家族,想借挑战解家威风一把。可笑,真是可笑,现在的解家或许是弱了一点,但要弄掉这种家族,比碾死蚂蚁还容易。“你若想撤回战书,现在还来得及。但如果你坚持要和解家作对,我三天内就能让你被灭了门。”
一旁的黑瞎子玩弄着手上的枪,似乎在给这个包间增加恐怖气氛。
对面的人似乎有点动摇了,但此时再收回当初的话着实丢脸。解语花“哼”了一声就离开了包间。他懒得和这种人浪费时间。
突然又猛得转身,抬手出枪,那个杜爷就倒在地上没了声息,手里还握着枪。
“速度真慢。”解语花语气里满是不屑。
一旁的伙计很熟练地去收尸了。解语花拿出手机继续之前的游戏,任凭黑瞎子把手搭在自己的腰上。

#二淇吐槽专场#
这个段子是写什么的?当然是写二淇~喂喂不要笑,某淇一边忍受着不知是因为感冒还是因为中暑引起的鼻塞以及极其脆弱正在拉肚子的肠胃跑上来吐槽是很不容易的!准确的说,是在用生命来吐槽!(被小三爷狠狠鄙视)
好吧其实是因为憋不出段子了,加上三苏今天让人心情沉重的围脖…
所以我来讲一下这堆(?)段子的预定走向!(这前后文脱节严重啊…)
首先,这堆段子最终定为温馨欢脱向…血暴神马的…算了吧各位…等我再开坑时再说…(估计要到明年噗…)
其次,关于这个段子会更到神马时候…预计是暑假结束…前提是我写得出那么多…嗯…
再其次…关于黑化这种又萌又邪恶的东西…我就放在以#九门新秀#为tag的段子里了。当然由于我没打过群架也没有亲眼见证过那种死亡,所以什么挑场子之类我就一笔带过了。可以的话我会尽量写得详细,但也希望大家能体谅一下啦。
最后关于结局。窝已经想好了怎么给这个段子集结尾,但窝不剧透~不过可能会是一篇短文哟~
感谢所有的读者,啾~
另外表达一下对三苏反驳卖腐事业的支持!
闪去做作业了哟~

#那些年最萌最萌的身高梗#
声明:以下所有内容均为二淇自己YY,与三苏无关,坚信三苏不麦麸!
通过三叔最近一次的微信互动(似乎就是前天…),一个千古谜题(雾)终于解开:我花的身高在178cm左右!
所以根据之前所知的邪帝181cm,小哥180cm,胖子185cm,瞎子214cm(这也是三苏说的啊喂…),花儿爷您终于荣获“盗墓最矮男人”的称号了么…(花:直接把二淇拖出去打死,算我的!)
(背景音乐响起:枯藤老树昏鸦,花爷一米七八…)(论某只二货是如何毁了自己最喜欢的元曲的…)
好了,前戏(特大雾)叙述完毕,下面就由某淇来采访一下盗笔众人物对此的感想…
淇:采访问题在之前已经说过了,我就不重复了…
众:尼玛!能不要这么偷懒吗?!
淇:咳咳,那我们先采访吴邪小盆友吧。吴邪童鞋,作为盗笔主角兼总受,按理来说你应该是最矮的一个,现在对于比你还矮3cm的发小小花你有什么想说的咩?
邪(悠悠地):总受早该易主了吧?不是有沙海了么?(一旁嘉宾台上的鸭梨同学打了个喷嚏)而且,小哥都比我矮1cm…
淇(默默画圈):所以黑邪瓶花才是王道对么…
导演:主持人!停止你的cp博爱!!!
淇:好…小三爷你继续…
邪:小花是唱花旦的嘛,太高也不太合适,178cm倒也不算太矮…
淇:小三爷的回答好正经,是个好开头嗯。不过关于你和小哥那微妙的身高差…(寒气袭来)呃呃,那啥,下面轮到胖子了!
胖:花姑娘身子骨那么软,矮一点正常,他不还扮过秀秀嘛,要是太高那缩骨多麻烦?
淇(顿悟):怪不得,小哥会缩骨,所以他是第二矮!对了,小哥你的看法是…?
瓶:……
淇:好的我懂了…那么瞎子呢?
瞎:矮一点容易推倒么~是不是啊花儿~
花:黑,瞎,子,给,我,收,敛,点!
淇:停停,不要在这里上演红色限制级啊喂!把刀和枪放下!棍子也是!
吴邪和胖子上前把黑花两人拉开…
淇:其实我非常想吐槽…瓶邪差了1cm,还是受比攻高,黑花乃们差了36cm是想闹哪样啊!!(眼刀飞)好吧,那么秀秀姑娘呢?你有什么看法?
秀:其实我比小花哥哥还要矮嘛…(众:可是你是妹子啊喂!)我也同意瞎子的看法,个矮易推倒~
花:秀秀…
秀:当然也有特例啦,比如吴邪哥哥和小哥嘛。
邪:泥煤…秀秀你不会是腐了吧?…
可惜霍当家飘走了…(这不是鬼故事啊喂!)
淇(狂擦汗):你们一群混蛋本姑娘抱恙来进行采访你们能不能配合点…
众:某些人活该偷懒不开空调…
淇:好吧,那么花儿爷还有什么想说的么?…
花:我还会再长高的…
淇:亲你已经过三十了…
花:反正还有那俩小鬼!
淇:他们还有可能长你可长不了了…
花:卧槽…还有秀秀…
淇:……所以花儿爷已经堕落到和姑娘比身高了么……
众:其实还有兵长…
于是采访在一片欢脱的“空山新雨后,兵长一米六”中华丽丽的结束了…
某淇最后幽怨的广告:本节目由xx牌内增高鞋独家冠名播出,感谢各位的收看,大家后会无期!
众:广告不该在开头说么!
淇:要是我开头就说…只怕那企业已经给花儿爷砸了…
花(眯眼笑):主持人,能把刚才的广告再说一遍么?
淇:…真的只是内增高…我不是有意的…我是故意的…啊啊啊花儿爷别介啊!再这样我让你在段子里早点死啊!
枪响…
可怜的节目导演从此消失不见…
淇(闪入三次元):幸好及时开了外挂…不过这桌上令人忧桑的作业是怎么回事啊!(望)
无节操身高梗 end

#打败你的不是天真,是天真热#
“小哥?你在干什么?”
吴邪奇怪地看着蹲在西湖边的张起灵。地上生花了?
“天那么热,快回店里去!要中暑的!”吴邪说完才想起张起灵那种寒性体质是不怕热的…不过大中午的蹲在地上是想干什么?!
“吴邪。”闷王终于转过头来,指着地面上一滩黄色的东西,“荷包蛋。”

#避暑#
“喂,小花,我在首都机场了,能来接我下么?”
“你怎么突然来北京了?!”解语花奇怪道,“真是,也不提前打个招呼。”
“杭州我是待不下去了!太他妈热了!”吴邪气呼呼地说,“不管啊,我得在你这边待半个月再说。”
“我这边不是避暑山庄啊…”解语花无奈地挂断电话,随后回头对黑瞎子道:“吴邪来北京了,我得去接一下。一起去吗?”

#避暑#
“吴吴吴吴老板?!你怎么来啦?!”
看到吴邪黎簇一惊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吴老板不是在杭州么?!
“杭州太热,过来乘乘凉。”吴邪道,“苏万呢?”
“上班去了…他另外找了工作…不然要没活路了…”
“你在店里闲着?”
“呃,算是吧…”
“啧。”吴邪看了看小店,“你们这是拓展业务了?文具也有得卖?话说这些盐汽水是怎么回事?…”
“热嘛,盐汽水销路好。”
“等你去了杭州你就会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热。”吴邪摇摇头,“北京对我来说很凉快了。”他拍了拍黎簇:“好好干,干得好赚得多,我给你涨工资。”

#避暑#
黑瞎子无奈地干坐在沙发上。
吴邪去视察西泠印社北京分店了,把张起灵丢在了解宅。于是,自吴邪走后,张起灵就一直看着天花板…天花板…
解语花在一旁玩着俄罗斯方块,一副“影响我者死”的气势。
黑瞎子左看看右看看,真没啥事可做,除了…和张起灵聊天…
“哑巴张,最近怎么样啊?”
“……”
“在想小吴邪?”
“……”
“QAQ你们两个…不要都不理我啊…”
“……”
“花儿~”
“别烦!”
“QAQ”
“这点时间憋不死你!太闲了就扫地去!”
“花儿不要这样啊QAQ”
“要聊天找张起灵去!”
……
于是我们的吴邪小盆友回到解宅看到的就是望着天花板的张起灵,打着手机的解语花和扫着地的黑瞎子…
“你们三个一下午都在干啥…”

#瓶邪#
“起灵,午饭吃什么?”在解语花家蹭了一个多星期的饭(?)后,瓶邪两人又回到了江南火炉接受40°的高温炙烤。
“……”
“想去楼外楼吃?”
“……”
“别看外面了!不许再去西湖边煎荷包蛋!”
“……”
“你大爷的…”吴邪气得半死,“我都快饿死了!你能不能快点决定!”
“吃饭。”
“……”

#黑花#
“花儿哟花儿~”黑瞎子嘴里念叨着晃进解语花的卧室。解语花正无比头疼地整理着文件,听到那声音更加火大:“识相的,给爷滚!”
“花儿最近生理期?”黑瞎子笑着从后面环上解语花的肩膀,“哟,又在理这些纸?”
“要么帮我理,要么给我滚!”
“花儿好凶。”黑瞎子拿过一些文件,开始帮忙理起来,“你每次理这些东西都好凶。”
“因为你总在最不该烦我的时候来烦我。”解语花瞪他一眼,“好好理啊,别瞎排给我排乱了。”
“明白,花儿爷~”

#酥梨杨#
“嘿,杨子!”
阳光拉长了胡同串子里的三个身影,三个变化最少的人儿,又凑在一起。
“你还在霍家当伙计?”
“当然,现在吃香着,当家的也是个美女,很不错啊。”
“诶?霍当家很漂亮?”
“是啊,可惜只有看看的份儿。当家的还年轻得很,比我大不了几岁。”
“杨子你好福气啊,我们周围别说美女了,连女的都少见。”
“霍家和解家吴家关系不错,你们应该会有机会碰到我们当家的。不过我听说你们两个…”
“咳咳,去不去吃麻辣烫?以前常吃的那家?”
“好嘞!”
少年们飞奔起来,如同他们那时候逃学、捣蛋时那样跑得飞快。太阳被四合院遮住了一个角,不一会儿就看不见了。
昏暗的路灯下,三个大男孩吃着以前常吃的排档,看着对方涕泪横流的狼狈模样,都笑了。

全集首发于2013.08.03至2013.11.10

评论

热度(9)

©DF3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