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337

称呼 DF/鱼 就好。
坐标魔都,在读大学的工科狗。

轨道交通从爱好到专业。作为爱好主攻上海地铁。最喜欢上海地铁4号线&AC05(04A01/奶嘴)列车。对西门子好感度高。

上港球迷,磊吹,王队颜1颜吹。国家队国足&荷兰。国外联赛观望中。
球员rps止于友上恋未满。

中文VOCALOID只听歌不关注同人。本命乐正绫和徵羽摩柯。调校在练。

拟人爱好者。拟什么见tag。

码字全凭心情。无聊常写随笔。
拍照。古筝。魔方。都不精。

盗笔腐向三部曲之三、终⑴

#邪#吴邪看着手中的鬼玺,光鲜依旧。
之前黎簇拒绝帮忙着实让他伤透了脑筋,可惜他最终没能狠下来把那家伙绑到蛇沼去。
你们两个消遥了,老子苦逼了啊!!
他裹紧羽绒服,走出旅馆。明天就是最后的旅程了,拜托老天保佑下吧。
2015年立秋,十年之后。

#黑#“天灵灵,地灵灵,再来一个冰淇淋…”黑瞎子揭开眼睛上的黑布。光好刺眼…
小三爷还算靠谱啊,没让自己失望。
复明的眼睛依旧畏光,黑瞎子拿起墨镜戴上。他是不是该立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花儿?话说,怎么告诉他啊?
那就去骚扰一下那小两口吧~

#邪#吴邪将鬼玺放入凹槽。“芝麻开门。”他略有些恶趣味的说道。
青铜门没反应。
“靠…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无视这乱入…)
铁链拉动的声音传出。吴邪心里暗骂了一句,随后看到青铜门打开一条缝…
你大爷的,敢开大一点吗?!

#黑&酥梨#“小苏万~小鸭梨~”黑瞎子咚咚咚敲着门。苏万很不情愿的站起身来去开门。“鸭梨别妄想动我棋子啊!”
黑瞎子看着门口的少年一脸不爽,笑吟吟地问道:“我是不是打扰你们的好事了?那我就走了啊~”
“我们TMD只是在下棋…”
“哦哦哦,我只是来通报一声,我的眼睛复明了哦~另外问一下,花儿家在哪里?”
“老子早忘了…”
“诶?好吧,我自己去找。”黑瞎子撇撇嘴,“话说你们一点进展也没有么太让人失望了~”
苏万一脸黑线地关上门。为什么每次和这家伙说话都会升级到少儿不宜啊…

#瓶邪#吴邪从门缝里走进去。这次没有阴兵出现,亏他还作好了打阴兵的准备。
“谁?”
吴邪看到眼前的石头上坐着一个年轻人,眼神淡漠,似乎刚从呆滞中回神。
“你好,我叫吴邪。我是…”吴邪以为那人已又一次失忆,开始作自我介绍,不料却被突然打断。
“吴邪,我记得你。”
“哈?…”

#黑#黑瞎子一边在大街上晃悠一边看着手机上刚拍的照片。上面有着附近街道所有住户的名字。
苏万说解语花住在这附近。但愿那小子能靠谱点。
他翻了翻那些名字,并没有姓解或者谢的人。妈的,那家伙到底用了什么化名。他又看了一遍,终于找到了一个可能性较大的人。齐华,名字起的也真够…啧,这姓氏我喜欢。
他哼着小曲,往名单上所写的地址走去。

#瓶邪#“小哥,除了我,你还记得别人吗?”
“都记得。”
“那你还记得陈雪寒吗?”
“……”
“张海客呢?”
“吴邪,你在吃醋。”

#酥梨#
苏万回到棋盘边。黎簇问他:“刚是黑眼镜?”
“嗯。”苏万皱着眉头看着棋局,觉得有些不舒服,“你动过我的子儿了?”
“诶你别污蔑人啊。”黎簇矢口否认,“我才不会…”
“这里一个子儿被你拿掉了。”苏万指了指棋盘上的某处,“你作弊能不能高明点,偷我刚下的子儿,不是很容易被发现嘛。”
“多谢苏大师指导,下次我一定偷你第一个下的子。”
“喂你这样可不好啊,老是作弊。作弊也就算了,到最后又赢不了我。”苏万突然想到一个不错的主意,“诶,以后作弊是不是该有点惩罚措施?”
“…别让我负责打扫卫生!其他都行!”
“那好,如果你再作弊,就许我亲你一下,如何?”
“…那该死的黑眼镜刚是不是和你说了些什么?…”

#黑花#黑瞎子又核对了一下门牌号,没错了,就是这里了。
他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一个陌生男子。黑瞎子看到那人就笑了:“花儿这张脸可没以前漂亮啊~”
解语花厉了他一眼:“有事进来说。”

#黑花#“花儿见我来倒也不觉得惊讶?”黑瞎子笑着问眼前的人儿。
解语花卸了面具,小心翼翼地叠好,随后拿出一部手机,把收件箱打开给黑瞎子看。
怪不得,原来吴邪已经告诉你了。
“花儿开了新的手机号怎么不告诉我呢QAQ”
“你瞎了还怎么用手机?”解语花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还有你上次那个青椒肉丝炒饭之歌是怎么回事?!”
“那是我原创的嘛~而且是濒死时原创的诶~~~”
“…你在德国留了四年学就学了这点东西?!”
“主要修的是解剖学嘛~音乐系是踩线的~”
“亏你还好意思说…”
“话说今晚我能不能在这里过夜啊花儿?我们分别快有四年了哎~”
“别打那种主意。”
“花儿知道我的意思的嘛~”
“滚…”

#邪&盟#吴邪带着张起灵回到杭州西泠印社。撕去那些乱七八糟的水电费单子,吴邪拉开卷帘门,招呼张起灵进去。
“王盟!倒茶——”
声音一下子止住。吴邪猛然想起那个小伙计已被自己辞退了。然而下一秒王盟的声音响起:
“老板,水早停了,你给我的那些钱缴水电费都不够啊!”
吴邪瞥了眼桌面上的扫雷,怒道:“他妈这些钱都被你拿来充电费玩扫雷了吧?!当老子不回店了啊?!这周工资扣光!”
“老板,我错了,我真的没钱了啊!”
“活该!”

#黑&邪#“喂?”黑瞎子接起床头的电话,“小吴邪有事?”
“呃,是你啊?”吴邪心说你速度也真够快的,已经找上小花了啊。“我就是想和小花说一下,小哥回来了,他差不多可以准备出山了。”
“小天真找到夫君心情不错啊~”黑瞎子调笑,“花儿爷身体不好得过两天才能出门,不好意思——诶花儿你歇着啊,别乱来!!”
吴邪果断把电话挂断。有些人,真让人受不了……

#解&霍#“霍家大少爷,别来无恙啊,几年不见,倒也已经有自己的一番事业了。”解语花一边玩着手机一边漫不经心地说着,任凭对方灼人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解九爷的出现也真是让人意外啊。”霍大少爷干笑着,“这不也消失了五年了…”
“我这次来呢,只是想问霍大少爷要一些东西。”解语花合上手机,“解家的盘口霍家也占了五年了,是不是该还的时候了?”
霍大少爷脸上的笑容一瞬间凝固:“这个…解九爷你也知道…”
“送回来还是让我打回来,你自己看着办。”解语花冷冷地笑,“这是我的东西,迟早要回我手里。”

#黑&秀#霍秀秀坐在解家大院里,看着眼前的男人点上烟,猛吸了一口,随后道:“霍姑娘那么紧张做什么,我看上去像坏人吗?”
像,很像。霍秀秀在心里说,能把小花哥哥拐走的,怎么不是坏人。
“小丫头别在心里骂啊,这可不好。”黑瞎子笑了,“怎么,担心花儿爷?放心,他不会有事。”
“那群人,要钱不要命。”霍秀秀叹了口气,“况且现在的四九城里早没有解家这东西了。”
“急什么,我相信花儿爷。”黑瞎子道,“再说你也会帮他说说话的嘛,你哥哥总得卖你一点面子。”
霍秀秀低头笑了笑:“那我帮小花哥哥把解家盘口挣回来,你把小花哥哥还给我,如何?”
“别打这种坏主意啊。”黑瞎子拍了拍她的头,“花儿爷是我的。”

#瓶邪#“三爷,霍家最近好像在抢我们的生意…”伙计报告,“爷您也知道,现在解当家回来了,霍家不太安分…”
“放话出去,说吴家站在解家一边。”吴邪道,“不搞定霍家我吴邪他妈改姓张!”
伙计退下。一旁的张起灵走了出来:“吴邪,你变了。”
吴邪无奈地笑笑。“是啊,没办法的事。”他说道,“过两天随我去北京城走走吧,得让霍家人知道你的存在。”他顿了顿,开玩笑道,“就算是出柜吧。”

#酥梨#于是在吴解霍三家打的热火朝天的时候…
“诶诶?听说吴老板最近在挑场子?”黎簇碰了碰苏万,“据说场面特大啊。”
“好像是的,黑眼镜也加入了来着,好像是在和霍家火拼。”苏万道,眼睛不离电脑,“也不知道杨子怎么样了。”
“内应。”黎簇偷偷凑在苏万耳边说。
“我说他有当黑社会的料啊,”苏万“啧”了一声,“这家伙也真能折腾。”
“话说既然这两天吴老板有事,我们能不能不交帐了啊?”黎簇看着帐本无比烦恼,“吴老板也不差那么几个子儿——倒是我们要没钱了…”

#铁三角#“小天真,你也忒不够意思了,小哥回来了也不告诉胖爷一声?想私奔啊?”
“你丫的死胖子,老子刚搞定一个盘口累得很,没空和你贫。”吴邪骂道,“我最近很忙,没事别他妈烦我!”
“诶小天真,你这明显是在干事的节奏啊。”胖子很邪恶的说,“那我不打扰你们了啊拜拜~”
“妈的老子只是在清盘——”吴邪气急败坏,却又无可奈何——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忙音。“死胖子,以后再找你算帐!”

#邪&酥梨#“黎簇,三爷喊你上去。”
黎簇认命的来到楼上。完了完了,吴老板一定又发现帐少了…
“少了两万。”吴邪头也不抬地把帐本飞出。黎簇伸手去接,结果帐本还是掉到了地上。
“你没打过篮球吧?”吴邪瞥了他一眼,“我飞了那么多次,你只接住过一次。”他又看完一本帐本,“少钱,后果还要我说么?”
“吴老板,你就饶了我们吧,真的是没钱了。”黎簇一脸苦逼。吴邪挑眉看他,黎簇无法,只得冲楼下吼了一声:“苏万!上来写欠条!”

#邪&酥梨#“你就不能自己写吗?”苏万上来时一脸不满,“还喊这么响,下面的人看我的眼神都跟什么似的。你想像全世界宣告我们欠了人家钱吗?”
“那些人的眼神是嫉妒。”吴邪咬了咬手中的笔。张起灵不许他抽烟,他只好不时咬一些东西来适应嘴里没有烟的感觉。“如果他们缺了帐,就已经没我做掉了。”
“呃呃…”
“你们之所以还能活着是因为你们缺的都是些小数目,”吴邪继续道,“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
“那干吗还要我们写欠条?”
“因为累积起来就是大数目了。”吴邪悠悠道,“你们一共欠我一千零二十万了。”

#邪&酥梨#“有这么多吗?”苏万哭丧着脸,“吴老板,我给你白条成吗?”
“别和那死胖子学。”吴邪说完才想起这两个家伙并不认识胖子,“我记得苏万你家蛮有钱,干吗不问家里要生活费?还从我这里抠?”
“我现在都弯了我还敢回家嘛。”苏万一脸心酸,“所以吴老板你就可怜可怜我们吧,撑同志反歧视啊。”

全集首发于2013.08.03至2013.11.10

评论

热度(14)

©DF3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