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337

称呼 DF/鱼 就好。
坐标魔都,在读大学的工科狗。

轨道交通从爱好到专业。作为爱好主攻上海地铁。最喜欢上海地铁4号线&AC05(04A01/奶嘴)列车。对西门子好感度高。

上港球迷,磊吹,王队颜1颜吹。国家队国足&荷兰。国外联赛观望中。
球员rps止于友上恋未满。

中文VOCALOID只听歌不关注同人。本命乐正绫。乐正兄妹调校在练。(木)吉他在练。

拟人爱好者。拟什么见tag。

码字全凭心情。无聊常写随笔。
拍照。魔方。都不精。

灯谜(2013元宵贺)

正月十五闹元宵,家家户户花灯亮。
卓木强巴独自一人走在街上。由于今天是元宵,家里人才特准他一个人出去。只是,街上的众多花灯,一个都无法引起他的兴趣。
难道是因为三天后就是自己大婚的日子了么?
卓家在城中也是有名的大家族了,然而偏偏这一代只有卓木强巴一个独子,从小便倍受关注,而如今的婚姻大事家人们更是张罗了好几天,那些应酬着实让他喘不过气来。对方唐家千金据说是可爱得很,极讨人喜欢,但当下卓木强巴也提不起兴趣来,只想找个地方安安静静待一会儿。
街上热闹得很,人群似乎都在往前方涌。卓木强巴探头往前看了看,原来前面是每年一度的元宵灯谜。
这元宵灯谜,也算是这个小城过年时的大节目之一。每年都有100个灯谜,但凡是猜中20个灯谜的人都可去领取一个精美的花灯。那花灯是由城中最好的木匠精心制作的,每年五个,决不会多。不过那灯谜也极难猜,所以那些花灯也不一定送得完,送不完的花灯就会赠给当地的大户人家,卓木强巴也在家里见过。
不知怎么的,他突然想加入那大批的人流,自己,赢一个花灯来。
猜灯谜的以小孩和年轻人居多,挤挤挨挨的,有的在苦思冥想,有的因为猜到了而兴奋不已。主办灯会的黄老头看到卓木强巴,笑嘻嘻道: “咦,强巴少爷好兴致啊。”
“过节,应个景。”卓木强巴微笑。
或许是因为从小在家族私塾读书,受到的教育较好,卓木强巴猜起灯谜来也毫不逊色于他人,很快便猜出了十四个。此时剩下的灯谜也不多了,有几个零星散落着的卓木强巴都已看过,并无头绪。而唯独有一整排十个的灯谜,只取走了一两个,远远看过去好像没动过似的。
常识告诉他,这排的灯谜不简单。
他先拿下一个,打开一看,上面只有四个字:百年貂裘。
黄老头笑道:“强巴少爷,这是打中药名的,这一排,全是猜中药的。”
卓木强巴心里一沉。他对中药一点都不了解,名字都叫不上几个,更何况猜呢?
“百年貂裘…”他看着纸条念叨了好几遍。忽然身后想起一个清亮的声音:“百年为陈,百年貂裘,乃陈皮也。”
“哟,这不是吕姑娘嘛,不愧是吕中医的女儿,好生聪明。”黄老头笑出一口白牙,“强巴少爷,加油哦~”卓木强巴回头看了看来人,脑海中有了些许的印象。吕中医他是知道的,城里最大的中药店就是他开的。听说他有一个长得不错且很聪慧的女儿,没想到,竟在这儿碰上了。
卓木强巴之所以能如此快的把这条信息从脑子里调出来,是因为他对吕中医的女儿的名字印象深刻。那个名字…嗯,可以说是很霸气,叫作吕竞男,很有和男子一争高下的气势。儿时卓木强巴听说这个名字时,不知怎的就有点上心,甚至在学“安能辨我是雄雌”时都不禁想到这个名字。不过,想归想,见到人这还是第一次。
吕竞男冲他笑笑,眉眼中透着一股英气,卓木强巴不由心想她要是再早几年出生会不会代替当年的花木兰。边想着,他打开第二个灯谜:酸甜苦辣咸。
卓木强巴依旧是猜不太出,便下意识地拿给吕竞男看了一下。吕竞男微微蹩眉思索了一下,道:“酸甜苦辣咸为人生五味,谜底乃五味子也。”
黄老头笑着点头,表示猜对了。
“那…这夜行不迷徒呢?”
“熟地不惧夜色黑。”
“游子思家园?”
“思家则当归。”
“南岳山间还?”
“岳道多滑石。”
“青藤缠古树?”
“缠树为寄生。”

两人颇有默契地合作着,很快卓木强巴手中攒够了二十个灯谜。黄老头始终微笑颔首表示赞许。最后,卓木强巴换来了一个精美的大灯笼。
吕竞男静静地看了会儿,随后便转身离开。突然她被卓木强巴叫住,手中被塞入了一根灯笼杆儿。卓木强巴道:“这个…送给你,谢谢你帮我猜灯谜。”
吕竞男愣了一下,但很快就答道:“那么,也谢谢你。”
语气平平,没有一点点低声下气的感觉。卓木强巴注意到,虽然吕竞男比自己矮了一个头,但她始终平视自己,与自己站在同等的位置上,一如她的名字,竞男。

三天后,正月十八,卓木强巴大婚,卓家请了很多人。卓木强巴看见了吕中医,却没看见吕竞男。

十年后。
卓木强巴的父母都已离世,卓木强巴正式成了卓家家主。一次,他的妻子唐氏患了胃病,医生开药时发现陈皮没有了,伙计正准备去买,却被卓木强巴拦住:“我自己去吧。”
伙计有些许纳闷,但没多加猜疑。家主就是这样的,他想做的事,别人很难改他的心意。
“或许他只是想亲自为妻子做点事呢。”伙计心想。
但只有卓木强巴知道,他只是想去,看看当年那个帮他猜灯谜的女子,那个除了长辈外唯一敢直视她的女子,现在,怎么样了。
作为独女,吕竞男继承了父业,仍在中药店工作。她看到卓木强巴时眼中并无波澜,好像是不记得那件事了。卓木强巴来到柜前,道:“要一副'百年貂裘'。”…
拎着药袋出来时,卓木强巴感到有东西恪着自己的手。他打开来看,里面除了药,竟还有一个纸包。
纸中包着的,是一个很漂亮的挂饰。卓木强巴想起来,这正是十年前他送吕竞男的那个花灯两旁饰品中的一个。
这究竟是送给自己还是还给自己呢?
他不知道。

首发于2013.02.23

评论

©DF3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