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337

称呼 DF/鱼 就好。
坐标魔都,在读大学的工科狗。

轨道交通从爱好到专业。作为爱好主攻上海地铁。最喜欢上海地铁4号线&AC05(04A01/奶嘴)列车。对西门子好感度高。

上港球迷,磊吹,王队颜1颜吹。国家队国足&荷兰。国外联赛观望中。
球员rps止于友上恋未满。

中文VOCALOID只听歌不关注同人。本命乐正绫。乐正兄妹调校在练。(木)吉他在练。

拟人爱好者。拟什么见tag。

码字全凭心情。无聊常写随笔。
拍照。魔方。都不精。

凤凰涅磐

凤凰涅磐,是为了获得涅磐后的重生。——题记
看着卓木强巴被莫金带出了神庙,吕竞男释怀地笑了:“强巴少爷,对不起,我不能再继续保护你了。往后的路,你得自己走;人活着,得靠自己……”剧烈的疼痛传遍全身,面对着翻滚而来的岩浆,纵使是铁娘子,也无能为力。“强巴少爷,若有来世,我们一定……再见……”
岩浆已流至身旁,左臂上已传来刺心的灼痛感。“我要死了么?……”吕竞男想着,耳边一切清明。或许,一切,都该结束了……
但也不可能就这么结束……
一周过后,吕竞男苏醒过来。对于她来说,这着实是一个奇迹。然而她很快发现事实并没有那么简单。自己正处在一个极其陌生的地方:不是住宅,不是医院,也不是什么牢狱,而是……一间实验室!
是的,桌上的试管、瓶剂,无一不透露着实验室的气息。只是自己怎么会睡在实验室里呢?吕竞男又仔细看了看周围,发现周围都是铁栏杆,自己被囚禁于其中,而且空间极其狭小,小到连翻身都有些困难。“这是要干什么?”尽管吕竞男已经确信自己落到十三圆桌骑士手里了,但还是不免感到奇怪。她知道,十三圆桌骑士绝不缺乏地方,尤其是牢房,条件可比这里“好”得多,可以把人整得生不如死却还能剩下那么一口气。“看来我还算幸运呢……”她“哼”了一声。门外一阵响动,吕竞男赶紧闭上眼,佯装昏迷着。
门开了,两名外国男子走了进来。其中一人走到吕竞男旁探了探她的鼻息,道:“醒了,这是装的。”
另一人恭敬道:“老师怎么看出来的?”
“人昏迷着的时候,呼吸频率不会那么快的。”那人笑了笑,“这你都不懂么?”
“哦,原来是这样。”那名学生道,“那老师,你准备怎么处理鼬带回来的蛊毒呢?”
“蛊毒!”吕竞男心头一紧。难道,他们已经找到了?
“让那个人带回去,传到长老会”那名老师道。
吕竞男吓了一跳。天哪,他们究竟要干些什么?!
由于过度惊慌,吕竞男不禁睁开了眼。“看来的确是醒了。”那名学生道,“睁眼了呢。”
“反正她早晚会醒的嘛。”那名老师道,“快点提炼病毒,别开小差了。”
吕竞男恨恨地看着眼前的两人。不愧是十三圆桌骑士,什么都想得出。很快那人拿着针筒走了过来。吕竞男极力想避开,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动弹。她终于明白那些人为什么要将她关在这里了。方便做医学实验啊……
又一次失去知觉,又一次昏迷。任何挣扎都已无济于事,蛊毒已经种下了,解毒的方法,还是一个未知……
再一次醒来,又是几周之后了。这次是在自己很熟悉的色拉寺。离床几米处,站着几名法师,其中,竟有卓木强巴!吕竞男不由睁大了眼睛:“强巴少爷,你……”
卓木强巴听到吕竞男唤他,更加焦急了。丹珠法师伸手拦住了他,随后缓缓道:“竞男,你……中蛊了……”
“嗯,我知道。”吕竞男的回答有些出人意料。见众人不解,她补充道:“十三圆桌骑士干的。”
“什么?!”卓木强巴差点没跳起来,“怎么能这样?!种的是什么蛊?”
“就是唐涛从香巴拉带出来的那种蛊。”吕竞男道。
卓木强巴几近绝望。那种蛊……根本治不好啊!吕竞男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道:“治不好,就不要治了……”
“不行,谁允许你放弃了?!”
吕竞男心里一酸,眼泪险些滑落。“对不起,强巴少爷,”她心道,“我真的不能再留在这里了……我不想连累大家……真的不想……”
当晚,吕竞男摸黑离开了色拉寺。她想去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到那里去,悄悄地……离开……
第二天一早,卓木强巴就发现吕竞男已经失踪了。他心急如焚,立刻冲出了色拉寺,去寻找吕竞男。“强巴少爷,等一下!”丹朱法师在他身后大喊,“这样很危险的!”然而卓木强巴并没有听见,只是照着感觉,跑下去……
“快跟上去!”丹朱法师对几个徒弟道,“要是强巴少爷出了什么事,就去救他一把!”
“是!”
几天来,吕竞男一直住在一座山上的一个小山洞里。如今,她已经收集了不少木柴。“或许,我该离开了吧……”
她将木柴聚拢在洞口,轻轻点燃,熊熊大火立刻升起。她正准备踏入其中,忽听见远处有个人在大喊她的名字:“竞男!竞男!”
卓木强巴已在对面的山崖上徘徊了好几天了。他的直觉告诉他,吕竞男就在这里。而正是这堆火,让他看到了对面山洞的吕竞男。
“竞男,你要干什么?”
吕竞男有些小小的吃惊。“强巴少爷,我……我要走了……”
“不可以——”卓木强巴急了,“你要是想走,我和你一起走!”
“强巴拉……不要管我……”
卓木强巴正欲往前再踏一步——前面就是无底深渊,突然身子被人拉住了。“强巴少爷,冷静!冷静!”
卓木强巴挣了几下没能挣脱,吼道:“你们快放开!竞男都要死了!你们还不放手!”
那几个密修者依然不放手。吕竞男微微一笑:“那么,强巴少爷……”
“竞男!不要……”
“强巴少爷,我们……来世见……”
说罢吕竞男轻跃入火堆,身影在火光中仍若隐若现。
“竞男!……”卓木强巴嘶吼着,声音已有些哽咽。一滴泪,缓缓滑落。
远处传来一声悠长的鸣叫,云端处一片金光……
这一次,真的结束了……
---------------------------------------后记--------------------------------------
在帕巴拉神庙的众多经书中,有一本,专门记述着各种蛊毒的症状和解法。那曾致使几万光军死亡的蛊毒也记载于其中。在这种蛊毒的解法一栏,只写了八个字:凤凰涅磐,浴火重生……

首发于2012.06.29至2012.07.03

评论

热度(1)

©DF3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