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337

称呼 DF/鱼 就好。
坐标魔都,在读大学的工科狗。

轨道交通从爱好到专业。作为爱好主攻上海地铁。最喜欢上海地铁4号线&AC05(04A01/奶嘴)列车。

上港球迷,磊吹,王队颜1颜吹。国家队国足&荷兰。国外联赛观望中。
球员rps止于友上恋未满。

中文VOCALOID只听歌不关注同人。本命乐正绫。乐正兄妹调校在练。(木)吉他在练。

拟人爱好者。拟什么见tag。

码字全凭心情。随笔爱好者。
拍照。魔方。都不精。

一点往事

〔一〕
有些话说了也就说了,有些东西写下来了也就放下了。

〔二〕
以前自认为是个外向开朗的人。

〔三〕
初三时莫名特别热爱我的初中学校。那会成绩好,老师喜欢我,也有不少好朋友,在学校里确实过得挺开心吧。另外快毕业了,可能也有不舍的因素在里面。
那个时候比较天真浪漫。虽然毕业在即,我却坚信,如果我能一直保持对学校的热爱,我就能像没有离开一样。
后来进了高中后,对新学校新老师新同学就有点潜意识的排斥,觉得都比不上初中那会。又时刻想着有空回初中看看,那边才是能给我归属感的地方。
高中开学两个月后我逮到空回母校了,结果被现实教做人:毕业了就是毕业了,离开了就是离开了,没有所谓的“还能回来”。
精神支柱塌了。崩溃了。

〔四...

【花港花】520上海德比贺

(八百年没码字的鱼已经是条只会无脑傻白甜的废鱼[生无可恋.jpg])

输球后的更衣室气氛低落得很。申花溜到外头走廊上想解解闷气,结果走出去不久就听到那边客队休息室几乎要震掀了球场的欢呼声。这下他更懊恼了。时隔两个多月终于回到虹口,结果回家第一场就输了,还是输在德比输给上港。虽然赛前他和上港达成了共识,只要比赛不出岔子不失控,赛后就不为输赢计较。今天的比赛也确实无可挑剔。但是,册那,谁能心平气和地接受主场输球啊!
他在客队区走道口远远地往尽头的休息室张了一眼,没看到上港,不过那家伙肯定也在其中狂欢。越想越气了。于是他走远了点,掏出手机拨出通话记录里排在首行的备注为“戆”的号码。
等了好久电话才被接起。...

【Xer】春日游记/Traveller

#这也许是一件真我真事

昨天知道了一件让我非常惊讶的事:我们班主任对学生的请假批得很松。这原先主要是由于我们班有三分之一的不参加国内高考的出国党,他们经常要离开学校办他们出国的事情。但我没想到我们这帮子高考狗与他们也是同等待遇——只需一张假条,一个(经常是仿签的)家长签名,你就可以毫无阻拦地离开学校了。
告诉我这事的是我一个经常这么干的朋友,但却是我开口打听的。很奇怪,我不知道我为什么突然想打听这个,将近12年我一直都是一个好学生,不爱甚至有些厌恶动这类歪脑筋,但是那会我看到她又请假回家啦——还是不由地会羡慕吗?而且,她翘了那么多课,成绩却一直比我好不少。哎,看那些上课睡觉的不写作业的打游戏的谈恋...

春日小记

已经是惯例了吧,今年当然也不想断档。但是最近完全没有灵感,并且还莫名觉得,也许直到了花落春逝,关于“春天”的灵感也很难有了。倒是今天生了些小事小感想,那么,就用这些凑了。如果往后有什么更好的、或者说,更符合“春天”的东西想写,就……也许我并不能克服懒癌写今年的第二篇x
要说今天发生的这事有什么特别吗?不,其实完全没有,最近我经常这么做——不吃午饭,跑去同一楼四楼,看看音乐教室的门有没有开,如果开着,就进去弹一会里面的钢琴。我没有学过弹钢琴,但拜一点天生的音感,能够大致敲出常听的曲子。反正也没有别的什么人会来打扰,随便玩一玩,放松一下,现在学业压力还蛮大的。
但是近两周我的摸琴小放松老是碰壁:一方面...

本来并没有写东西的打算了,但是看到很多人都产了贺文,就想轧闹猛【

然而明天返校,显然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你们懂的【
所以如果感到这篇特别眼熟的话……咳咳咳……

【食用说明】
*由于个人喜欢直接用城市名来指代城拟人,可能会造成一点混淆,故所有表地方处都会用XX市这样的表述
*背景上世纪八十年代,没怎么考证,bug见谅orz
*BG向

香港打电话来,说过几天要来上海市一趟,算算跟上海也几十年没见了,有些想约个地方叙叙旧。
上海没有犹豫地答应了,事后却有些懊恼自己似乎应得太快,会不会显得掉价。早几十年遇上这样的事可至少要考虑上一会的,她心里嘀咕,这下他大概要惊讶了。她知道自己当年曾为香港仰慕——也许现在仍如此...

我对上海一直有种可能有点奇怪的看法。我觉得上海这个地方不适合作为“家乡”。
虽然我是认上海为家乡的,但这更多是因为,如果上海不是我的家乡,也没有哪里能够是了,而上海这座城市本身并没有给我带来太多家乡的感觉。
在我的眼中,上海这座城市并不算友善。她就是冷冰冰的,看着一批又一批人来了又走,不会欢迎也不会挽留。
但是上海的城市精神确是海纳百川,只是可能与很多人想的不太一样。上海是不辞小流,她是不拒绝的,但是她不会在入海口树立什么“欢迎来到大海”的牌子。至于来了以后,也全凭本事说话,她才不照顾你的情绪呢——留不下来就请回吧,有太多太多人还等着进来,实在不差你一个。
就是这么不近人情,但从某种程度上我也很喜欢她...

这段碎碎念是完全没有逻辑想到哪说到哪的

假期开始沉迷狼人杀n日,大年三十那天凌晨熬夜写着作文突然脑子一抽决心发奋图强(???)把狼人杀卸了,然而新年前三天真·为了信仰在外头各种奔波,昨天休整一天,直到刚刚,在时隔多日之后,DF终于想起了自己的lof账号,上来挖了一波坟(……)。
恳请各位大佬不要把我从你们的粉丝中移除orzzzzzzzz一直不看是因为觉得lof里的东西是要花点心思去读的,之前浪得厉害静不下心,就搁着了……几天不看后又担心一下子读要消化不良,而且心还是很躁动,更不想点开了(……)。至于我的消化系统今天为什么突然好了,这个,我咋知道,大概我还是不想做作业又没什么别的事情了有点咸得慌吧(……)。
一般来说我发lo...

初认识伊的人,可能会以为伊是哑巴。伊当然不是,伊讲话少才是真。所谓“讲话少”,其实少的不过是那些带了自己意见的东西。伊会在买菜时问菜贩子:“这菜几钿一斤?”;兴许会在旁边人抱怨“青菜价钿又涨了”的时候,附和地“嗯”一声;但如果再往下说:因为什么什么样的缘故才搞得青菜一直在涨价,伊就不会有任何回应了。也许人们最想听伊应的只是自己的观点,伊不应,就以为伊不会讲话了。
伊一个人住。邻里都知道伊,会与伊打招呼,攀谈两句,也都对伊略知一二。但没有人敢说自己很知道伊,毕竟伊“不讲话”。
伊真的一点不讲带自己意见的话?也讲,但是极少极少了,少到几百年可能才有一次。比如好像是四五百年前有过那么一次,伊口中念叨过:...

2017跨年贺

有两年没好好过跨年夜了。起初是因为不屑,那一晚上我都在写作业,直至零点过了一阵,我不知在向谁证明这几分几秒间并不会发生什么。但却有发生什么,在不远不近的地方,还乐于跨年的人群间流了血。于是后一年,除去不屑,我心里还添了点悲伤——更不想过了。其实那一阵我对所有的节日都兴趣索然,那些所谓“特别”的日子,与普通的日子,究竟有什么不同呢?不都是24小时么?不都是一日一夜么?若不是无聊的人们偏为其冠了个什么名,又硬要去做些什么,这一天与它的前一天、后一天,还不是一模一样的么?而且这一天过得再开心、再丰富多彩,待夜深万物寂、疲累的双眼一闭一睁之后,一切还不是归于碌碌!我讨厌这样短暂的快乐,任何美好,但凡不...

【Xer】梦里人/Encounter

〔一〕
我最近频繁地做一个梦。
梦里,我处在一间似是教室的大房间中,教室的窗帘始终拉上,看不出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我独自一人坐在角落,趴在桌上写一些大概是习题的东西。从来别人没有出现过,只有不停地在写写写的我。怎么好像永远也写不完呢?……
每次从这个梦中醒来,我的心情总有些压抑。我不知道这压抑从何而来,面对无休止的战争,梦中的这般平静明明该是我很向往的。难道是因为太安静了吗?听惯了震天的枪炮声,这无声的环境确实使我有些不适应。是声音的缺失让我老是有种迷路的感觉吧。
我跟我最要好的战友阿梨讲了这个梦,她却只笑我是不是把什么书看多了。我最近是搞到了本小说在偷偷地看,可那是本爱情小说哎,我这个梦哪里像是会有...

秋日随想

我不知道现在还算不算是秋天,看在最高温还有十几度的份上,算它是吧。哦,本想取题叫 秋日小记 ,以后争取四季都来点“小记”。但不知为何又觉得“小记”仿佛已经是“春日”的专属搭配了,不想再将它配给秋天。于是它最终名叫秋日随想了。
写这篇也没什么特别的起因,行在路上看到枯败的法梧,有了些想法甚至想写下来——我经常是这样的。
我呢,是个不怎么怕热,而十分怕冷的人。加上一些别的原因,我对秋冬季除了“不喜欢”,还颇有一些畏惧。当寒风吹起来的时候,我总觉得自己的生命之火要被吹灭。哎,于是当我看到树枝上一串串蜷曲的枯叶时,我实在有些悚然。我很怕死,怕得不得了,尽管我没有什么“好不容易从鬼门关逃了出来”的经历,但我...

【Xer】死生常事/Changer

我一边在车站等着车,一边在脑内排演一个小时后我将出口的话。第一次和女朋友约会,不免有些紧张,况且我还想给她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我已讲给许多人听过,但效果皆不尽如人意。我真希望这次能够成功了,毕竟,在我的心目中,我的女孩,她是世界上最最聪明的人儿了。
故事关乎我自己,听来非常不可思议:我是一个死过了很多次的人。
是的,我已死去过多次,但在每次死亡的同时都有一个新的我诞生,因此在他人看起来,我是不间断地活到了现在的。我不知道上天为什么要这么安排我的命运,大约是那些致我死亡的事件并不足以使常人死亡,我太易死了,偏偏——大概——我的阳寿也没有尽,于是上天只好让我一次又一次“复活”。不过,死了终究是死了,纵...

脑洞段子整理【第九弹】

#中超球队拟# #花港#
申花靠坐在床上,用手机查看中超最新的积分榜:“啧,离前三只差两分了,马上就可以把上港挤下去拿亚冠了,不错不错。”
一旁的上港瞥了他一眼:“你先保证前四再说吧。”
“不就还有一个华夏么——噢,你已经被华夏追平了哎,上港你这样下去不行啊,我感觉你很危险哦。”
“不用你担心。”上港没好气道,“再说你不是巴不得我被挤出前三吗?”
“我可没这么说过啊。”申花放下手机,“为了上海足球的发展*,我很希望你留在前三,至少别被什么河北华夏队挤出来。”
“上头的话你贯彻得可真快啊。”上港嘲道。
“我很真诚的。”申花眨了眨眼,“我是真的希望你别被反超,然后我要亲自把你挤到第四去,让你差一点点拿不到亚冠资...

2016.10.07
(鉴于这玩意自我首发空间后就很嫌弃它了【。】只是为了归档备份再拿出来一次。只是觉着放合集更辣眼睛。故不给标题单发。)

#中超球队拟# #队服的袖口染上了喜欢的人的颜色# #EG向#

【(超长的)食用说明】
※改梗自LL短漫《头发的颜色在早上醒来变成了喜欢的人的颜色》(p站50711048)
※开脑洞开歪了的成果【
※①……觉得实在有点毁原梗,所以改了梗;②觉得让国安和绿城顶一头绿有点诡异,所以改了梗
※假装各队拟人体平时穿的都是队服【拉开衣橱清一色的队服【bu
※各段间彼此世界观独立,各段间彼此世界观独立,各段间彼此世界观独立
※毁梗EG向
※cp混杂,不过基本全是长三角的恩怨情仇x【准确地...

2016.06.23


#城拟# #帝魔# #BG#
【背景:上世纪60年代,两人在一起后不很久,上海因来北京办事在北京家暂住几日】

北京倚在卧室门口,看上海作一些临出门时最后的整理。他看着上海用梳子将短发梳齐整,又对着镜子将几缕头发弄服帖,随后将领口翻好、拍平,再将衣服各处抚平……他近来很喜欢看上海做这一系列动作,也不是觉得好看——呃,应该说是“不完全是”,但更多是出于新奇。他从没见过别人这般精细地打理自己,同街坊的女人没有这样的——他当然没有像看上海这样看过她们怎么打扮,但最终的效果已足以现出区别。
他原先挺烦上海每次出门前都要这样折腾一番,不过他渐渐地必须承认,上海这样折腾一番后,尽管都是...

祭薛定谔机


我的旧手机薛定谔机又一次在连着充电线的情况下“没电”关机了。这一次它“没电”的时间有些长。我早上出门前发现它关机了,现在仍是关机的状态。不知在我不在的时候,它的屏幕有没有亮起来过;也不知在往后的某一刻,它的屏幕会不会再亮起来。


得到薛定谔机是在高中开学前的暑假,大约是在那年8月末,24、25号的时候。它是一部iPhone5s,代替了我原先那部虽还能用,但实在落伍了的塞班系统的诺基亚。当时是什么心情,我是不记得了,大概就是普通的高兴吧。我也是换过很多次手机的人了。


稍稍提一下薛定谔机的外饰。薛定谔机上贴了母亲之前去莫奈展时买的一套机贴,我当初也是为着这套机贴买的iPhone5s(有种本末倒置的感觉啊)。机贴贴满手机正反面和侧面。原画是莫奈的《帆船与少女》。记得刚贴好时母亲还对我说,希望我的高中生活能一帆风顺。


薛定谔机于我并不是一部多特别的手机。硬要说些什么的话,就是我用它拍了很多很多的照片。但这也不算什么,我好像一直挺喜欢拍照,只是在使用薛定谔机期间入了地铁圈,所以……相对拍得更多了一点吧。就是这样。


薛定谔机的好我一时说不出什么来,对它的怨言倒是能有很多。比如比起我先前那个诺基亚,iPhone真的很不耐摔,虽然它摔的几次没有摔出过什么大问题(屏幕也没碎过),但是凹塘还是磕了几个的;那套机贴,虽然蛮好看,但不算耐用(哎这好像与手机本身无关),上头的保护层老因为粘性不足移位,连带着又有褪色的问题。于是侧边的几条,一年之内便被我陆陆续续地都撕掉了,正面的,今天七月份最终也被我提前撕掉——此时它的很多地方已经褪了色。不过反面的那张倒是一直都挺好,我现在还是很喜欢它的;烦扰我最多的,还是它的存储问题。薛定谔机是16G的,刚买回来时,我觉得它的存储一定很够用,毕竟我原先那部诺基亚的存储只有可怜的一个G。但用了一年,它的存储便趋近于零了。没存储真是很让人恼火的,尤其是对我这种有事没事要拍个照的人来说,有时候要抓拍个什么,一开相机,“剩余空间不足,无法拍摄”(大概是这么句话吧),等你清出空间,原先想拍的场景已经没了。我和存储问题搏斗了将近一年,这一年我倒是至少又拍了2个G的照片视频,今年5月份还曾挤出过1个G来下梦百,想想也是挤存储界的奇迹。正如沃兹基曾说,存储就像海绵,挤一挤总会有的。


虽然在仅仅相处了一年后我就开始对薛定谔机有了这样那样的不满,不过,我是一直想把它至少用到高中毕业后的。我没想到它居然提早出了问题。所以说iPhone真不耐用,我那部诺基亚现在还能拿出来用呢,就是系统差了一点【。】


出了问题的是薛定谔机的电池板。今年8月份我去美国游学时,就发现这手机的电量经常在剩余百分之二三四十时突然跳水到个位数。当时没太当回事,因为还不太影响正常使用。然而等回国后,这种现象更甚了,先是跳水的“高度”增加,会在百分之六七十时就跳水,后来也不跳水了,直接自动关机,从60%多自动关机,到70%多,90%多,最终到了连续几天电量没低于过100%。我写过一篇小以调侃此事(文章,post:_wv=1&srctype=touch&apptype=iphone&loginuin=986163296&plateform=mobileqq&url=http%253A%252F%252Furl.cn%252F409CUo2&sid=2AGfCQI7P7OYExq9koNI9kNisd2kETeu3ac7a8600201%253D%253D&src_uin=1979812990&src_scene=311&cli_scene=getDetail),那篇文章里我发明了“薛定谔的机”一词,这也是为什么我现在叫它薛定谔机。我现在的手机叫“鱼机”,因为它的锁屏和手机壳都是鱼,若统一命名标准,薛定谔机该叫莫奈机或者帆船机之类。但我觉得薛定谔机这名字更有趣吧,有点……黑色幽默?嗯,还是叫薛定谔机。


在刚发现薛定谔机的电池板确出了问题时,我还没打算要换手机,毕竟我对它预期的服役时间是三年,快高三了我也不太敢向父母提出什么换手机的要求。但随着薛定谔机的情况日益恶化,我终于试着向父母提了。一开始他们的态度有点反复,倒不是由于高三,而是觉得我这手机坏得有点快——我妈在办公室打听了一圈后跟我说,她同事的苹果手机都能用四五年。这就搞得我也有些犹豫了,觉着自己该再坚持一下,这个手机该再用久一点……


然而现实残忍地“帮助”了我。原先薛定谔机虽然会薛定谔地随时关机,但在不充电的情况下还能连续使用三四个小时(看视频能看两个小时多),我在学校里不太碰手机,刚开学的两三天,它在学校待机八九个小时也没有问题;但没过几天,它就熬不了那么久了,在我回家前就会关机(我出校门前要给父母打电话的,这就有影响),好在我备了充电宝,我还妄想着能勉强支撑;直到有一天,9月6日,我前一天晚上睡觉时没给手机充着电,等到了早上,它已经关机了,而且给它充了一个多小时的电都一直显示着电量过低,后来到了学校再用充电宝充了半天多,它才终于开机。那天真是急坏了我,我一度以为它再开不了机了,这怎么办,我的照片,近半个月的好像还没备份过——整部薛定谔机于我最重要的,便是里头的照片,那都是亲手拍的心血啊,什么手机本身不能用了,不能上网了要与世隔绝了,比起照片全都是其次。幸亏它后来开机了,不然我能难过到现在。


这样一出闹下来,我父母基本支持我换手机了(其实他们原先也不算反对),我也坚定了换的打算。我们讲定,等十一了就把手机换掉。(本想中秋就换,但作业太多,没抽出空。)


于是我开始盼着十一,盼着能不用再天天随身带着充电线和充电宝的那一天。不过在9月剩余的时间里,我还得用薛定谔机过活。就在这大半个月间,薛定谔机还给我带来了一些新的麻烦。渐渐地它不能再离开电源或充电宝,几乎得一直充着电;后来,它就一刻都不能拔下充电线,用电源充还不太有问题,但如用充电宝的话,充电宝充满了就会自动停止充电,一停止充电过不了一分钟薛定谔机就要关机,再开充电宝,其实也只要充几分钟就充满了,很快又停止充电,于是薛定谔机很快又关机……就这样不停地开开关关。干脆让薛定谔机一直关着机听起来是个好主意,但薛定谔机一旦长时间没有电充,便又要半天打不开了。真是挫气得很。几次开关以后我想出一个办法,我将手机静音,打开音乐播放器开始无声放音乐,这样薛定谔机就一直在耗电,充电宝也就要一直充电了。这法子很好使,我真是太机智了xx


就这样煎熬着等到了十一。10月1日当天,我就拉着母亲去环贸的苹果旗舰店买了现在的这部鱼机。鱼机是部SE,是的,我没买6或7,辅因是SE和薛定谔机尺寸一样,我的锁屏啊壁纸啊QQ聊天背景啊什么的很多都是自己做的图,尺寸一样可以不用调整;主因是SE便宜,薛定谔机的寿命短了,而且该是我自己的问题,我老是一边充电一边用,而且经常一直充着以至充过了头。买手机花的是父母的钱,莫名其妙让他们横生一笔支出,我没脸挑贵的买——哪怕他们对此没那么在意。


买完手机后,便是一系列设置和导数据的工作了。我原想得很好,将两部手机都连到电脑上,用iTunes备份一下,应该很快。怎料那讨厌的薛定谔机又给我使了绊子,连到电脑上后一直“电量过低”,倒是一连到插头上屏幕就能亮起来。看来电脑备份的路是走不通了。iCloud的话,备忘录通讯录什么的都没问题,也已很快导入新手机了,但照片不行,量太多了,足足7个G,iCloud放不下,而我最要紧的也就是这堆照片。之后我钻研了好一会,发现照片可以用airdrop传输。我先批量传了一批照片,结果发现顺序居然会乱,这就不能为强迫症所忍受了。我纠结了一会,最终选择了满足自己的强迫症,一张一张用airdrop传……嗯……一共有将近5000张……当天下午我一口气传了2000多张,后来被我妈骂了,只好先暂停,把阵地转移回自己房间(之前是在书房)后逮空悄悄传。


就在转移之后薛定谔机再度让我抓狂了一阵,因为换房间时我自然得让它停止充电几分钟,就这几分钟没电充,它居然又给我“电量过低”不开机了!天哪!虽然9月6日那次大半天不开机已让我的心灵坚强了很多,但在这当口突然又很久不开机,我不由有点后怕。我几乎隔上几分钟就忍不住要查看一次,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不得不往最坏的结果想了——它是不是再开不了机了呢?不过比起9月6日,我可以不那么担心照片,因为我在百度云上还存有一份完整的备份(那天以后我养成了一有新照片就备份百度云的好习惯orz但百度云远比airdrop麻烦,那是最后的办法)。于是我想到了一些别的东西。我看着并排放着的薛定谔机和鱼机,就这么从正面看上去,它们长得一模一样,但它们是否真的一样呢?我操作着鱼机,发现自己还是习惯性地不时要按一按屏幕的边角。这是薛定谔机给我的习惯,它的屏幕之前渐渐出现了边角翘起的状况,如今翘起最高处缝隙已能达1mm了。因此我有事没事就会按压一下薛定谔机的屏幕。然而这个动作对鱼机是多余的,鱼机的屏幕完好贴合机身,我去按,便按不动了。哦,我的面前是一部新手机,是一部新的手机了,不是薛定谔机了。鱼机的屏幕很好不需要我再去按,鱼机的电池很好不需要我再每天带着充电线充电宝,鱼机有64G的存储不需要我再为存储操心……鱼机很好,只是它不是薛定谔机了。


我突然有些难过。


但我没有难过太久。薛定谔机的屏幕雪亮了,它开机了。哦,我又能继续导照片啦!我立刻忙活起来,想着等导完照片,鱼机就是“完整”的了,薛定谔机有的它都有了,甚至还多了一些原没有的。我甚至觉得,导完照片之时,便是开启崭新人生之时!


一个声音问了我一个问题:如果把一个人的记忆移植到另一个人的躯壳里,那后者是否还等于前者呢?


之后的几天,我都是白天去图书馆自习(或去补习班上课),只有晚上才在家。有了鱼机,薛定谔机便被我丢在家里了,一来带着薛定谔机就要带上一系列充电装备,二来我真不敢给薛定谔机断哪怕一秒的电,天知道这一秒没电得花多少时间等它再开机。虽然有着旧照片没齐的缺憾,但除了不能给鱼机增加新图片(强迫症使然,不想手机里图片的时间顺序混乱),其他功能都不影响。而且每天晚上我都在很努力地导照片,三四天以后便全部导好了,从此鱼机就基本能完全地替代薛定谔机了。不过薛定谔机仍被我搁在那里充着电,因为鱼机还有一些东西需要整理,比如相册,我还想等理好后与薛定谔机核对一下——也许这得过好些日子再说,导照片真是累极了,我想先远离图片休息一下。


虽然已经在用电源一直给薛定谔机充着电了,但这家伙并不安分。长假中后期它竟然会在这般条件下还要时不时自动开关机——真是让人无奈。然而鉴于照片什么的都已经捞出来了,我也不怎么再想管它。


今天(10月7日)早上出发去图书馆前,我发现薛定谔机又处在“电量过低”的关机状态了。我没太在意,想着它总会开机的,很心安地离开了家。晚上回到家后,我按了一下薛定谔机的home键,发现它还是关机的状态,这予我一种不祥的预感。我对自己说,应该只是巧合,只是它这会又关机了。然而吃过晚饭,薛定谔机仍没有开机;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我一直留心着,它的屏幕始终没有亮起来过。


我首先有些懊丧于:理完相册后没法核对了。


但我很快产生了真正为薛定谔机本身的难过。


这种难过曾在10月1日出现过,顺带一提,那时我就有了写这篇祭文的想法。不过随着难过的很快逝去,连祭文我都只想草草写几笔就算过了。此刻我该有的愧疚终于被唤起。在早些时候,我瞅着薛定谔机和它连着的充电线时,有过这么一个联想: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危重病人,口鼻上插着不能拔下的呼吸管,时昏时醒……那时我只把这当作一个有趣的脑洞,但现在我意识到,薛定谔机正是那样一个病人。然而它曾经很健康,虽然我对它有着这样那样的怨言,但它始终是我一次次大大小小长途短途的旅行中最好的伙伴。我带它走遍上海地铁的每一条线路,我带它拍下13号线的每一个车站,它还随我去过大洋彼岸。可是如今它却奄奄一息地躺在这里,再去不了别处。是的,手机终有一坏,但是薛定谔机,它的寿命本不该这么短,它至少该再陪我走一年……而使它早早病入膏肓的是我,是我老是一边充电一边使用它,是我老是一充电充好几个小时,其实它时常会烧得滚烫,但我不知道这是有问题的,也就没当回事。我的无知和愚蠢害了它,都是因为我,它才变成这样的呀!……


我在乎薛定谔机吗?它的锁屏壁纸QQ聊天背景均是我特别制作,锁屏更是特意到新天地站跑了一趟去拍原素材;我在乎薛定谔机吗?待它的电池板出了问题后我便急切地想要摆脱它,几次悲伤,追究过去,却基本都是为着里头未取出的照片数据,而非因为它本身。不,它如今这副模样正是我不在乎它的体现!我连怎样对它是好怎样对它是歹都不晓得,又谈何在乎!


再回顾十一这几天,我在给鱼机充电时,总是小心翼翼,时刻注意着它的温度,若稍觉有些热手,就要贴到墙上散一会热。而薛定谔机有时都烧得滚烫了,我却想它已是废物,根本不去管它,任它自己去消化那些温度。怎么能这样呢?怎么能这样呢?它才是病人啊!……


我伸手去摸了摸薛定谔机。


冰凉了。


刚有了要换掉薛定谔机的想法时,我曾惋惜于它背面的那张机贴。前面说过,那张机贴我始终是很喜欢的。


但现在,我觉得这张机贴该永远的属于它,在它的一切能被发达的技术复制的时候,这张机贴还能是它独有的的“私有财产”。


我还希望,希望它能再醒来一次,以让我在它的本机备忘录上,留下一颗给它的❤️。


2016.10.07~2016.10.08 于鱼机


(10月8日放学回家后,我发现薛定谔机醒了,并且一直醒了两个多小时。然而这期间我一直在码这篇文章,以为它会一直醒着的,没想到没等我码完、给它留那颗❤️,它又睡了……它应该还会醒的吧。我相信它会的吧。)


【图1&2 薛定谔机;图3&4 鱼机】



同人写手三十题

从猴猴那边取的嗯

1.你的笔名是?说说笔名的来源吧。
(没笔名只有圈名)DF337,生日。
鱼 是因为双鱼座。

2.当写手多久了?
四年多。不过分两个时期。一个是2012年-2014年初,一个是2014年末-今。

3.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
没计过。也许有20万……
其中有13万字是,怎么说,记事的,不知道算不算。

4.一开始出于什么心态成为一个写手?现在呢?
起初:别人的文不是坑了就是崩了,还是撸袖子自己干吧。
当时入的坑的原作(小说)的结尾太开keng放die,于是网上各种找续写,找遍了,要么崩得没法看,能看的都坑了(说到底就是圈冷同人少不过当时并没有这些...

【Xer】谎话镇/Liar

旅途的第一站,我来到了传说中人人都很厌恶谎话的谎话镇。
花了几个白日将小镇逛遍,离开前的最后一晚,我来到了镇上最大的酒吧。我随意点了杯酒,一边啜着,一边看这里的人。
没有太多特别。有朋友聚在一起高谈阔论,有情侣在暗处互相调情。仍是吧台上的失意人最有看头,喝得酩酊大醉,或是趴在了桌上,或是引亢高歌,被酒保赶出门去。
我的目光扫到吧台角落,那里也坐了一位买醉人,不过安分得很,不知是还没喝醉还是酒品不错。我再往旁边看,发现他身后那桌的人正对他指指点点。
哦,大概是个不太受欢迎的家伙。
“你不是这里人吧?”我将目光移回后,坐在我旁边的男人与我搭话了。我点头:“嗯,我是来旅游的。”
“哈,怪不得我觉得我从来没有见过...

脑洞段子整理【第八弹】

黑历史系列。写于2015.06~2016.03。
轨交拟的私设之前发过。不过现在有一部分设定已有变更(未发)。本段集基本遵从旧设定。
p.s.成畅(后改名申畅):可视作申通/上海地铁拟人

#上海区县拟# #上海轨交拟# #闵行# #5号线#
“闵行姐姐,闵行姐姐!”5号线又一次跑来闵行的办公室。闵行放下手头的工作招待他:“怎么又来我这边了?不找别的线路去玩?”
“没交集,不熟……”5号线嘟囔,“只有闵行姐姐你会理我嘛……”
“哎,可怜的小家伙。”闵行从抽屉里拿出些小零食来予他吃,“没事,还有我呢。闵行姐姐最疼莘闵(5号线别称)了哦!”
“真的吗?”5号线仰头看着她,眼睛里闪起了光。
“骗你做什么。”闵行笑。
“...

脑洞段子整理【第七弹】

【黑历史系列。写于2015年。】

#上海区拟# #情人节# #长宁x我# #男神x我就是我的正义#
“所以晚上你想去哪里玩呢?”长宁看着镜子里穿戴整齐的她,“去影城?”
“诶不是啦,我不喜欢看电影。”
“逛商场?中山公园?”
“不是啦……那边没啥可买的……”
“那你要去哪里啊?”
“去散步嘛!我们沿着虹桥路一直往下走好不好?”
“唔……你是要去高岛屋?”
“不一定进去,看心情吧,只是想走一走。前段时间看到虹桥路上房子的灯光很漂亮呢!”
“毕竟是古北新区嘛。”长宁笑笑,“那就走吧,那一块我也有段时间没去了。”
(其实我是来安利长宁家好玩的地方的x)

#上海区拟# #2015年黄浦区初三二模语文作文# #上海的味道#
徐汇...

脑洞段子整理【第六弹】

【黑历史系列。杂七杂八的拟人段子。写于2015年。】

#老上海十题# #老城厢拟人#
1.我们也是棚户区的破旧弄堂里住民
他已在这破旧的石库门房子里住了多年。房子建在深深的弄堂里,常年泛着潮气,若要晒到太阳得须爬上房顶才行。
他对门的亭子间里住着年轻的夫妇和他们年幼的女儿,他所在的厢房被隔成几间分租给了好几户人家。从外头看,谁也不会想到这房子里挤了那么多人吧。
他知道这本是一户人家的房子,只是户主已不愿住在这种地方,搬到市中心更繁华的地方去了。只有他,以及很多很多的底层老百姓,迫于生计,只得蜗居于此。
繁华的大上海背后,也少不了这样脏乱差的棚户区啊。
我们都是棚户区的破旧弄堂里住民。


2.在她胸前别上白兰...

脑洞段子整理【第五弹】

【黑历史系列。主要写于2015.02~2015.05。】

#学科拟# #情人节# #数学x我# #男神x我就是我的正义#
“诶,我不想做数学题了啦!”她丢下笔,狠狠往椅背上一靠,诉着自己的不满。
“这是明天要交的作业,必须做掉!”数学用卷成卷的书敲了下她的头。
“诶不要嘛!情人节还让女孩子做数学!太残忍啦!”
“那你还想做什么嘛……”
“……算了,你这种理科男大概也不会懂。”
“做完给你吃巧克力。”
“嘁,我要减肥……”
“那就不给了?”
“不行!”
(其实我想做数学ˊ_>ˋ)(其实我真的在做数学ˊ_>ˋ)

#学科拟# #理数# #理数的撕逼对话#
数:我是数学。
物:我是物理。
数:数学是一门严谨的学科。
物:...

脑洞段子整理【第四弹】

【黑历史系列。写于2015.02~2015.03。】

#省城拟# #情人节# #沪少x我# #男神x我就是我的正义#
“今朝有啥打算伐?”
沪很随意地问出这句话,就好像在问早餐吃什么。
“没有。”她说了个很不给面子的回答。
“不打算去逛逛商场?你们小姑娘都欢喜这个。”
“嘁,会被烧的吧。”
“啊呀,商场里情侣多得很,你怕啥。这样子吧,我请客,去不去?”
“……为什么一定要去商场,又么啥想买的。”
“去吃么子?”
“吃啥么子?”
“去吃小吃,看到啥吃啥。”
“……我要减肥!”
“啊呀侬个人哪能噶么意思,今朝是情人节唉。”
“……不想出去。”
“那就待窝里相?”
“嗯哼,伐好吗?”
“阿可以啊,格就做点窝里相该做额事体?”
“……流...

我的面前放了一个汽水瓶

我的面前放了一个半满的汽水瓶。我旋转瓶身,找到一个气泡,盯着看。

汽水瓶里的气泡,即使你不动它,也不会永远地待在那里。气泡有它的一生。它会从一片液体中突然以一个很小很小的点的模样诞生,随后渐渐变大,长到了一定大小,终于会挪动一下,再先慢慢上浮一段,之后很快地窜上水面,在与空气抗争了一会以后,最终破裂了回归虚无。而一般来说,在离这个气泡不远的地方,一定将有一个新的气泡诞生……这是一个迷人的过程,一种好似生命的周期在你面前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气泡升起时,当开始了其一生中最辉煌的时候。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一个气泡的上升。被别的气泡阻挡,它会将对方绕过、吞并或是顶着一起浮上水面;在瓶壁上遇到了不平滑

春日小记

我终于要承认春天是个美好的季节,至少对于我的“写”来说。我第三次欲在这个季节里写点什么,我想,这应该不全是巧合。
今年上海入春格外早,年十五后不很久,日均气温就连续数天达到了十几度。虽然马上就来了冷空气,最低气温都降到了零下,但这两天复又热了——最高气温甚至飙过了20°C。也不知在春姑娘这般的折腾下,上海在气象意义上究竟入春了没有,这里先姑且认为春天已至了吧——这两天都好热了,周五在学校里的一整天,冬季校服外套都没穿在身上过……
然而我之所以认为“春天已至”,决不会只是因为气温的升高。法国梧桐纷飞的絮可以算一个理由,但干枯的枝条又几乎抵消了飞絮带来的春意。那我为什么会有“春天来了”的感觉呢...

故区【一】

*******食用说明*******



※本系列为上海区县拟人系列短篇,附番外及段子。
※本系列为旧文重改。不过改动会比较大。老版本堆放在Lofter@Lown Town 。【旧·故区一:http://df337.lofter.com/post/1cbe1f1d_5c01a72
※本系列中各区县间私设情感向有,cp向有(含腐向),但应该不是重点。【应该吧【
※上海的“故区”有很多,但因为能力原因本系列仅涉及1992年往后的“故区”,在此向其他故区说声抱歉!
※本系列夹带私货多,出现的一切主观言论均为个人观点。
※因为个人能力、剧情等一些原因,本系列或许会有很多历史现实bug。我会尽...

Ann订婚后的第二天,佳蕙便打电话来问情况。“你消息可真灵通。”Ann在听筒边微红了脸。佳蕙嗔道:“我昨天就应该知道了!你订婚居然不第一时间告诉我!话说你怎么突然就订婚了?我都不记得你有男朋友哎!你是不是连谈恋爱都瞒着我了?……”
“哎哟你想得也太多了。”Ann被她问得哭笑不得,“我爸妈给我说的,我看下来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就订下了。我现在哪有什么喜欢的人啊?”
“呃……?”佳蕙愣了一下,“这样……啊?唔……所以是和谁订婚了……?”
“吴泽波啊。前段时间外面不是传得沸沸扬扬的吗?”
“啊?!”佳蕙难以置信,“和他?你别逗我!而且他前段时间不还出来说这事是不可能的吗?!”
“呃,因为那个时候还没定好,而且…...

2015.10.23日记

七夏今天学农的活动是去海湾国家森林公园玩小半天,嗯,基本就是去秋游的节奏。不过我们都不那么盼着去。我惦记着快要看完的红楼梦,七夏惦记着她的作业——我刷完书后好让她安心写。然而虽然七夏有着通勤员的身份,这个活动却不得不去——我们只好背着作业捧着书随大部队上了车。我一路看书,七夏也由着我。我们完全陷入了自我的二人世界。
……总觉得这句话怪怪的,可对于我们来说这偏又没有说错……
上头把我们一路送到一个大草坪,抛下一句“两点十五在这里集合”,就让大家散了。按理七夏该跟着她同学一起走,但我想看书,七夏更想我早点看完,于是她“很熟练地”把同学甩了,任我在草坪边上找处阴凉慢慢看。一开始我们站着,背着包,累的要死...

观车有感

自从某天我错过了一次拍34在轨道上并行的照片的机会以后,我就养成了每天放学下车后在站台上看一会车的习惯。准确地说,一开始是为了再试着拍那样的一张照片,但随着夜的加长、iPhone相机像素随着光线不够越来越不给力之后,我在站台上的逗留,就单纯变成了看,间或拍几张照。
在大部分人看来,这应该是个很无聊的举动。不过比起我暑假期间在地铁上的大浪,看几分钟的车似乎显得不很过分了。尤其当看过几次后,我倒觉得,每天花几分钟撑在屏蔽门栏杆上看着3种不同的车辆来来往往,却是对我一整天略疲惫的学校生活的最好放松。我喜欢地铁,最喜欢的就是4号线,新近又对34新车连带3号线略感兴趣,有什么能比每天这样看一会喜爱的东西更...

上海轨交拟人【二次设定(旧)】

【本设定仅用于自娱自乐,不完全代表本人三次元观点。】
【腐向cp有,BG也有。】

【通用设定】
•很多设定来源于微博@洗澡不出热水 的上海地铁拟人漫或受其影响,已取得授权。顺便卖个安利,这位大大画的地铁拟人漫非常萌(虽然背景比较早),大家可以去她微博翻翻看w
•仅拟线路,不拟车型。线路包括磁浮线、张江有轨电车与金山铁路。
•各线路以兄弟姐妹相称,但是没有血缘关系!没有血缘关系!没有血缘关系!
(*若按车型来算,6&8、7&9&12因为有一部分列车的车型相同所以可以勉强算是有点血缘关系?不过车型编号似乎也不尽相同,所以还是当作没有了吧x。另外,1&5、11&16、2&...

1 2 3 4 ————
©DF337 | Powered by LOFTER